【专访】陈立功:原缅联地区各族人民应当首先全力支持缅族人民的独立及解放事业

          2016-04-18 浏览量5090

    在事实上早已解体的原缅甸联邦境内,缅族军阀独裁政权和各民族之间的战争已持续了六十多年,给各族人民,包括缅族人民在内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军阀独裁政权在自己控制的核心地区极尽奢华,对民族邦地区不管不顾,甚至有的军阀独裁政权控制下的民族邦的地区,其基础设施还得由民族组织来提供。比如,缅控区的密支那等地的用电及公路设施等,均由克钦解放组织来进行建设。缅族军人独裁政权大肆搜刮、掠夺克钦邦帕敢等地的宝石、翡翠等财富,用来建设内比都等地区。而在民族邦境内,改善民生的基础设施建设寥寥无几,难民数量和人权灾难骇人听闻,杀戮无时不刻不在发生,各族人民的痛苦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如何彻底地从根本解决这一问题,如何实现原缅联地区的永久和平,如何让这一地区的各族人民从此过上安定的生活,我们相信这是世界上很多政治家都在苦苦思考的问题:难道战争还要一直进行下去,难道这一地区黑暗的日子永远没有尽头?克钦中文网带着这一疑问,再次专访克钦军某校战略研究室研究员陈立功老师,请他谈谈看法。

    长期以来北缅各民族的基本权利遭到所有介入这一地区的各种势力的忽视

    克钦中文网:原缅联地区的苦难持续了六十多年,解决问题的一线曙光仍未看到。请问陈老师,解决原缅联地区问题的钥匙究竟在哪里?各民族人民将如何去寻找这把钥匙呢?寻找到这把钥匙,才有可能去打开和平之门。

    陈立功:其实,这个问题很清楚,就是说,这把钥匙就摆在那里,只不过很多政治家不愿看到,也不愿提及,各种国际政治势力在博奕过程中因为利益纠葛也不愿意承认他们看到了这把钥匙。回顾一百多年的历史,在北缅地区,英国人、美国人、日本人……都曾经周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不管是谁,似乎都没有一种势力尊重过这里的原住居民:他们内心的意愿,他们的文化心理,他们的生存发展权、人生而平等的尊严……这些基本人权遭到忽视。不管哪种势力,仅仅是把北缅地区当作角力的棋子,把这里的原住居民推来推去。克钦、果敢、德昂、佤族、拉祜等等各族,都是中国的跨境民族,自从中英划界把这些民族的一部分划向了境外,至今中国政府无暇顾及他们的生存现状,任他们面对虎狼之敌。而其他各种势力,对北缅各民族实施的,只有挤压、强迫和冷漠。因此,北缅地区的各族人民一定要十分清醒,由于血脉相连的关系,除了中国民间可能会有一些支持之外,也许靠谁也靠不住,只有自己能够拯救自己,自己团结起来打倒共同的敌人。这就是能够找到那把打开和平之门钥匙的办法。

    原缅联地区各民族的共同敌人

    克钦中文网:那么,谁是共同的敌人呢?打倒这个共同敌人,就是捡钥匙的过程。这个敌人,难道是缅族吗?

    陈立功:共同的敌人绝不是缅族人民。缅族人民和其他各族人民一样,都在遭受着巨大的痛苦。其他各民族和缅族的共同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缅族军阀政权。缅族军阀政权奴役包括缅族人民在内的原缅甸联邦境内的各族人民已经六十多年,这个政权的残暴、践踏人权和法西斯性质世所共知。直到今日,在世界潮流浩浩荡荡朝人权尊严和自由平等方向发展,这个政权仍旧换汤不换药地顽固地控制着缅族人民的生杀大权,不顾缅族人民的生命,不惜动用缅族地区的资源扩充军力,疯狂进攻各民族邦地区。这个军阀政权就是我们的共同敌人。彻底铲除这个军阀政权,就是钥匙打开和平之门的过程。只有这样,原缅联各民族才有可能得到解放。缅族人民同样灾难深重,同样需要民族解放和民族独立。在由缅族军阀政权驱使的缅军疯狂进攻克钦军首府拉咱的卡垭战役期间,由缅族人民组成的八八学生军同样英勇地与克钦联军并肩作战,同样付出了牺牲。可以这样说,八八学生军就是缅族人民的解放军。其实,缅族人民信仰佛教,是爱好和平的,是非常善良。尽管眼下果敢同盟军与缅军正在激烈作战,但绝非是果敢族和缅族之间的仇恨。我在克钦军首府拉咱市的八八学生军的营地就发现这样一件事:一位学生军女战士、非常美丽的缅族姑娘就爱上了同样在拉咱受训的果敢族同盟军男战士,他们结为了夫妻。克钦军也一样,从不以缅族百姓为敌。在克钦军的首府拉咱,不少缅族百姓经商、居住,从未受到任何干扰和妨碍。因此,目前北缅地区的战争,它的性质是民族解放战争,是包括缅族在内的原缅甸联邦各民族争取民族解放和民族独立的战争。共同的敌人只有一个:缅族军阀独裁政权。

    各民族实现解放和独立自主道路的惟一途径

    克钦中文网:确实如此,除了果敢同盟军打出的口号是:“民族民主同盟”之外,各民族的军队大多都称为本民族的解放军。那么,请问陈老师,各民族的解放及独立事业有何途径可走?

    陈立功:由于缅族军阀政权窃取了所谓联邦国家中央政权的名号,又拥有东西方政治势力施舍的先进武器,又以欺骗和武力为手段,能够动员的资源十分庞大。没有军事力量保障,民族邦就无法保障自己的民族权利和安全。在联邦制国家,尤其是依据“彬龙协议”才得以立国的原“缅甸联邦”中,民族邦拥有保障自己权利和安全的武装力量是天经地义的。现在的缅族军阀政权千方百计要民族邦解除武装,完全是没有道理的。各民族武装如果不团结起来,实力将严重不对称,也无法保持军事制衡。因此,在这样的严峻条件下,单方面追求非缅族外的某一个民族的首先解放和独立都是不现实的。原缅联地区各民族能够实现全面解放只有一个途径可以走:即各民族应当首先全力支持缅族人民的民族独立及解放事业。现在,全世界似乎十分关注各民族武装组织与缅族军阀政权签订所谓的停火协议,我认为:这个协议决不能签订!这不仅是缅族军阀政权没有任何诚信的问题,签了这个所谓停火协议,就等于承认缅族军阀政权侵占各民族邦土地、资源和践踏各民族人权、造成严重人权灾难的罪恶行径合法化。这个所谓的全国停火协议,不过是缅族军阀政权为解决其所谓大选的合法性所布的局,签订了这个停火协议,就等于承认由军阀独裁政权炮制的08宪法,承认这个大选结果。各民族邦在与缅族政权打交道,吃了一次又一次的亏,“彬龙协议”是第一次,第二次是由彭家声开启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和平或停火协议,克钦方面是1994年签订的,这是第三次。中国有句古话:事不过三。民族武装组织领袖们一定要清醒,在克钦邦方面,我呼吁一定要由全民公决来决定!

    克钦中文网:那么,请陈老师结合现状具体分析一下这个问题?

    陈立功:八八学生军,“全国民盟”等,都是缅族人民中的解放力量。我认为,由于在原缅联各民族中,缅族人口最多。因此,原缅联各民族人民只有全力支持缅族人民的解放力量,一举推翻缅族军阀独裁政权,让缅族人民首先实现解放和民族独立。这样,各民族人民的解放事业自然就迎刃而解。缅族人民解放和实现民族独立后,在缅邦本土成立单一制的缅甸国家,完全实现一种宗教、一种语言、一支军队。对于三千多万的人口而言,缅邦本土无论从面积、资源来看,都是十分丰富的。这样,单一制的缅甸国家将很快实现现代化,迈入世界富足文明国家之列。而在缅邦本土外的其他原缅联地区,以中国的跨境民族为主体,这些兄弟民族在长期的共同生存发展过程中,早已形成谁也离不开的关系,可以考虑共同成立彬龙联邦,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我认为,这是彻底平息和解决这一地区战火的唯一办法。借克钦中文网专访这一机会,我在这里发出倡议:各民族武装要从武器装备、财力物力,甚至从人员方面全力支援缅族八八学生军;建议八八学生军改组为缅族人民解放军,大量吸收缅族有志青年参军,迅速扩充力量。缅族人民解放军(即八八学生军)在政治上以缅族解放和民族独立为号召,与“全国民盟”结盟,形成与缅族军阀政权分庭抗礼之势,然后,在原缅联地区各民族的大力支持下,一举推翻缅族军阀政权,首先在缅邦本土成立单一制的缅甸国家。我希望联合国安理会和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能够理解、支持原缅联地区这样的政治格局,让这一地区的人们早日结束痛苦,让和平尽快降临这一地区。

    原缅联地区未来的政治态势

    克钦中文网:非常感谢陈老师指出了原缅联地区平息战火的途径。如果各民族政治和武装力量朝您指出的方向努力,在未来,在原缅甸联邦地区将会看到怎样的一种政治态势?

    陈立功:在原缅联地区,它未来的政治态势我希望是这样的:在缅族地区的单一制的缅甸国家由昂山素季为首的全国民盟执政。而在原缅联的其他地区,由各民族自己管理自己,共同组建新的联邦国家,即“彬龙联邦”。缅甸国家和彬龙联邦国家和平共处,双方要签订的是和平共处与互不侵犯的协定。

    克钦中文网: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说,“缅甸联邦”、“缅甸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等将成为历史名词?

    陈立功:在原缅联地区形成这样一种政治格局后,战火就会平息下来。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各民族加深了解和沟通,他们会自己选择出一个非常美好的和平发展和共存共荣的道路。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在现阶段,各民族应当团结起来,全力支持缅族人民的解放和独立事业,打倒、推翻各民族的共同敌人——缅族军阀政权,清算其军国主义罪行,首先实现在缅邦本土成立自由、平等、独立的单一制的缅甸国家。到那时,原缅联地区各民族的解放和独立自主,及北缅地区和平的日子才会到来。

    1

关注我们

    关注美颂中文网,体验美颂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