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立功:欧、美、日从缅甸登陆 中日前哨战已经打响

          2016-04-18 浏览量5302


    今年1月份,美国国务院人权特使访问缅甸,美方代表团中竟然包括几名军方将领: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副司令安东尼·克拉奇菲尔德、美国国防部副助理托马斯·哈维等。所谓的人权对话前,克拉奇菲尔德等美军高级将领低调前抵克钦邦首府密支那,与缅军总参谋部人员、密支那军区指挥员及旅级前线军官会晤。美军将领专门听取了北缅武装冲突现状、北缅各民族武装当前的情况,以及首批受训缅军回前线后的表现,并商讨第二批缅军少壮派军官赴美受训的事。令人警觉的是,早在几年前,日本企业即在政府的推动下全面登陆缅甸。当几乎所有中国人的目光被日本在钓鱼岛的动作所吸引,以至激愤抗议之时,日本企业已悄然完成了在缅甸的抢滩登陆。于是,立即造成这样的趋势:中国企业如同当年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一样,节节败退,损失惨重。不知不觉之间,日本企业在缅军挤压民族武装活动空间,占领民族邦土地和资源后,缅政府将这些土地和资源卖给日本或欧美西方企业经营。中国西南境外很快面临这样局面:美军在后面撑腰,缅军打头阵,缅政府和日、欧美企业蚕食民族邦的土地和资源,一举扑到中国边境面前。克钦中文网就此专访克钦军某校战略研究室研究员陈立功老师。

           日、缅勾结,具有历史传统

    克钦中文网:如上所述,据陈老师您看来,中国的西南境外突然出现了这种局面,这是一夜之间造成的吗?

    陈立功:当然不是。日、缅勾结,是有历史传统的。早在二战时期,日、缅就是盟 友。只有中国的跨境民族和中国远征军一道,并肩浴血抗击日寇。其中,尤以克钦民族的101突击队战绩更为突出。当前美军的战略,就是要从缅甸围堵中国,遏止中国的崛起。有美军作后盾,缅族军人政权急于完成征服、鲸吞本不属于它的民族邦的人民和土地的野心,而日本,由于军国主义的传统,本来就对中国具有狼子野心,因此,日、缅勾结成为必然。这种局面的形成并不奇怪。日、缅在二战中狼狈为奸,至今仍有天然“亲近感”。缅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大将应安倍政府邀请率缅军高级代表团访问日本时,特地祭拜了“缅军之父”日本战犯铃木敬司。曼德勒最有名的佛教圣地叫做曼德勒山,实皆山位于曼德勒城和曼德勒山的西面。曼德勒城北是伊洛瓦底江,江北群山成为一道屏障,当年驻守曼德勒的日军在此和英军激战,如今成为了缅甸,乃至全世界佛寺佛塔最密集的地方,人称佛教圣地。但实皆山上的佛塔却几乎全部都是日本人为二战阵亡日军的亡灵修建的。日本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访缅期间,日本免去缅甸拖欠的约5000亿日元贷款,并提供新一批500亿日元贷款。麻生还到位于仰光的一处二战日军墓地,祭拜缅甸日军墓地竟成友好象征。而牺牲十几万人的中国远征军将士在缅甸的墓地,早已被夷为平地,痕迹难觅。

           日本玩了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全面登陆缅甸

    克钦中文网:是不是可以这样说,这种情况已经到了相当严峻的地步?

    陈立功:今年1月份来到密支那的美国国防部副助理部长托马斯·哈维是负责战略构建的。近年来,美国通过扶持昂山素季、军事训练缅军军官等措施,正在完成构建封堵中国的设想。日本紧随其后,与缅族军人政权配合如鱼得水。缅军以武力压迫民族武装生存空间,占领各民族邦大量土地和资源后,缅军人政府大量将民族邦的资源、土地等权益以国家的名义出让给日本公司和欧美公司经营。可以预见,北缅各民族武装在不久的将来面临的事实是:不仅要抗缅,还要抗日!

    克钦中文网:国际上众所周知,缅甸是中国的后院。为了后院的安全,此前中国不惜支持恶名昭著的军政府,援助了大量的金钱和武器。在中国如此重视西南安全的情况下,日本势力如何完成在缅甸的全面登陆的呢?

    陈立功:日本民族虽然缺乏战略家,但日本人的精明和精细举世闻名。上个世纪中期,日本军国主义者为了侵略、征服中国,在抗战爆发前的十几年间,早就派出无数间谍,了解中国民情社情,描绘中国地图,有的战守要地,这些地图甚至精细绘到村中小路,以利将来日军攻取。日军训练之精,也令人咋舌!可以说,目前中国西南境外突临这种局面,我们还是败在日本人的精细和精明上。前几年,日本人故意挑起钓鱼岛争端,这是明修栈道,吸引中国举国目光。这一挑事,就让中国人激愤好几年。就这几年里,日本实施暗渡陈仓之策,全面登陆缅甸。安倍上任日本首相之后,内阁阁员外访的第一站就是缅甸。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金融担当大臣麻生太郎到访缅甸,表示要加强两国经贸等领域的合作关系,讨论了在工业、司法、投资、文化、体育、电力、教育、医疗和仰光市交通等各方面合作事宜,并参观日本将与缅甸合作开发的迪洛瓦经济特区。日本登陆缅甸,非常善于利用各种矛盾和时机,甚至利用中国利益集团在缅甸之间的争斗。随着缅甸总统登盛决定倒向西方,中国对缅的三大投资项目中便有两个出现问题:投资三十六亿美元的密松大坝被叫停、投资十亿美元的莱比塘铜矿停工。就在此时,日本乘虚而入。以20112012财政年度为例,缅日双边贸易额为8.22亿美元,比上一财政年度大幅增长超过六成。201320142015年……逐年上升。而中国对缅的投资项目,正如当年的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抗日一样,节节败退。而日本公司,则步步为营,有后来居上之势。如今,日本三菱东京UFJ银行、三井住友银行、瑞穗银行等3大银行已计划在缅甸开设分行。日本国际合作机构已公布将在缅甸东南部泰缅边境开发经济计划,包括工业区、道路、水利发电、橡胶园等项目。

           日、缅勾结,逐步逼近、蚕食民族邦的土地和资源

    克钦中文网:日本企业在缅甸登陆,从表面上看是经济行为,似乎无可厚非。它对中国西南的国家安全,能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陈立功:经济和政治,就像一对孪生兄弟,从来就不可分开。日本在缅甸悄然登陆,中国的地缘政治环境将严重恶化。若中日在钓鱼岛擦枪走火,日本即可从缅甸在西南方向给中国添乱,并鼓励菲律宾及越南在南海动作,使中国东西南北难以呼应。另外,日本正积极拉拢东盟各国,希望做通东盟多数国家的工作,共同对付中国。当然,日本的这一企图,首先遭到民族邦的警惕,克伦和平组织曾在仰光召开记者会,警告日本不要在缅甸东南部随意开发经济项目。克伦和平组织表示,日本投资方一直没有与当地包括克伦民族在内的少数民族对话,忽略了当地民族的参与,并且担心大型的开发将会破坏当地的文化及生态环境,加剧当地的民族冲突。钦邦甚至拒绝日本基金会援助,日本基金会提出支持钦族民族地区大米救助,遭到严词拒绝——反对日本人不远万里热心干涉钦邦事务。

           果敢之战,实际上已是中日前哨战

    克钦中文网:在北缅地区,今年最引人关注的,无非是29日以来的果敢之战。其中还有什么内幕?

    陈立功:今年爆发的果敢同盟军与缅军在果敢的战事,缅军后勤实际上全由日本以“救济难民”的形式承担。当前的果敢战事,内幕是美军出谋划策并作后盾,日本出钱,由美军轮训的缅军军官锻炼实战。果敢民族是汉族,血浓于水,中国方面因此拒绝了缅方提出的封锁边界的要求,果敢同盟军从中国民间渠道获得后勤补给和捐助。这样,这场战事具有两个性质:其一是果敢民族为了争取民族权利和民族生存而战;其二就是中国人和日本人的较量。中国民间援助果敢难民是天经地义的,因为果敢民族是同胞。万里之外的日本以“救济难民”的名义给缅军提供后勤支援,其背后的用心令人不寒而栗。可以这样说,果敢之战就是新的中日战争的前哨战!美、日、欧等西方势力的前缘,甚至渗透到中缅边界的民族武装管理的难民营中。仅在克钦难民营,就有多达十几个西方的NGO组织,大量投入民心工程。日本的NGO的工作更是做得“细致入微”,在争取民心方面不遗余力。

    民族武装处境岌岌可危

    克钦中文网:既要抗缅,又面临抗日——那么,民族武装现状如何呢?

    陈立功:自缅共解体后,沿着中缅边界,为着维护本民族利益,形成了果敢同盟军、克钦新民主军、克钦解放军、佤邦联合军、勐拉军等几支民族武装。1989年到1994年,这些民族武装分别与缅军政府协订了停战协议。但这个局面在2009年被打破。缅军通过分化果敢同盟军内部的手段,里应外和,占领了果敢。不久,又迫使克钦新民主军投降。20116月,缅军又以保护太平江水电站为由,发动了对克钦解放军的全面进攻,至今双方已打了四年。战争造成了大量的难民问题,并波及中国边界的安全。目前,除佤邦联合军外,这些民族武装处境堪忧。佤族、克钦族(在中国为景颇族)、掸族(在中国为傣族)、果敢(即汉族)都是中国的跨境民族,对中国具有天然的亲近感。中缅边境其实就是中国与克钦邦和掸邦的边境,与缅族居住的缅邦七省并不接壤。在美、日等西方势力加紧从缅甸对中国进行全面封堵的严峻形势下,这些民族武装实际上起到中国的境外边防军的作用。由于缅军拥有数量优势、及以国家名义号召的资源,武器装备及军事优势与民族武装极大不对称。自2009年以来,缅军先打果敢,后打克钦,采取各个击破战术,将民族武装往中国边境上逼,已到了咫尺之间。民族武装控制的地域不断缩小,已面临岌岌可危境地。

    所谓“和平协议”的签订对民族武装、对中国均极端不利

    克钦中文网:目前,似乎全世界都十分关注缅族军人政权与民族武装签订“和平协议”。陈老师又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陈立功:实际上,六十多年来,缅族军人政权与各民族武装签过很多“和平”或“停战”协议,证明这些“协议”对缅族政府而言没有任何约束力。“协议”反而成为捆住民族武装手脚的绳索。照目前情势来看,签订“和平协议”后,缅族政府就可以利用停战之机,大肆把已控制的民族邦土地、资源以国家的名义转让给日本和欧、美西方公司经营,完成其实际控制这些土地和资源的步骤。其实,几十年来,缅军一直玩着谈谈打打的手法,就这样逐步占领消化民族邦土地和资源。当前,日、美、缅势力勾结,已扑到中国边境,如不狠狠反击,中国西南边疆如何能保证安全?签了这个“和平协议”等于承认民族邦土地被缅军占领的现状,等于承认日、美势力逼近中国西南边境的现状。待若干年后,这些土地和资源被缅政府和日、美势力完全消化后,缅军又会不顾信义地撕毁这个“协议”,继续进攻民族武装。到那时,民族武装就真正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因此,我认为,签这个所谓的“和平协议”,无论是对民族邦的人民,还是对中国,都是极为不利的。各民族武装必须坚决反击,除非缅军退出所有民族邦的土地,按照彬龙协议精神,缅甸实行真正的联邦体制。否则就只有战争。民族武装一定要团结起来,组成中国西南方向的境外边防联军,保卫我们身后的中华民族。作为一位克钦人,我可以这样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日军、缅军、美军要从我们克钦邦的土地进攻我们身后的华夏母国,除非从我们全部克钦军民的尸体上踩过去!

    2

关注我们

    关注美颂中文网,体验美颂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