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立功:抗缅战争四周年回顾

          2016-04-18 浏览量5134


    克钦中文网: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很难想像,迄今为止,弱小的克钦军抗击缅军进入第五个年头了。克钦军不仅没有被消灭,反而越战越强,这充分彰显了正义必胜的真理。值此抗缅战争四周年之际,请陈老师回顾一下这四年战争的历程。

    陈立功:201169日,缅族政府军以保护太平江水电站为由,悍然撕毁与克钦长达17年的停战协定,发动对克钦解放组织和克钦军的全面进攻。613日,克钦解放组织主席、克钦中央军委主席、克钦军总司令乐鸟·宗卡签署作战命令,克钦军奋起对缅军进行自卫还击,克缅战争全面爆发。随即,克钦军与缅军在克钦大地的山地丛林和各条交通线展开争夺战,战争初期,克钦军几乎解放克钦邦全境。2012年初,屡遭惨败的缅军被迫撤换战争总指挥,由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亲自担任。敏昂莱动用几乎全部缅军精锐部队和国防力量进攻克钦军。同年12月,缅军重兵围攻克钦军总部拉咱市,攻占拉咱市周边多个战略据点。克钦军立即调整战术,在坚守拉咱市的同时,撤出多个前线据点,全面开展游击战,将缅军死死拖在战争的泥潭,使缅军顾此失彼,处处被动,失去了大规模进攻的能力。四年抗缅战争,克钦又打出了2个野战旅,兵力总数达7个野战旅,打出了26个民兵营。

    克钦中文网:我们知道,缅军久攻拉咱市外围损失惨重,这时,克钦方面又适时开展了政治斗争,政治斗争又是如何与军事斗争相合的呢?

    陈立功:克钦军在固守拉咱市的同时,积极使用政治手段与缅族政府军展开斗争。20132月,应克钦解放组织的要求,中国外交部派出王英凡特使。313日,在中国特使王英凡的见证下克钦军和缅军展开谈判。后来缅军为了摆脱中国的影响,把谈判地点设在密支那。528日,克钦军按缅军的要求派出代表前往敌战区——克钦邦首府密支那参加所谓“和平谈判”,当克钦军代表团到来时,密支那市民全城出动自发组织成欢迎队伍,手持克钦解放组织的旗帜到城外迎接。密支那市民热烈欢迎克钦军代表团的场面震惊联合国特使南比亚,也震惊着缅军代表。许多克钦民众背着礼篮闯入南比亚下榻的宾馆,克钦邦邦瓦山官向联合国特使敬献家传宝刀,印度景颇山官也向联合国特使敬献礼物。这一切,表现了克钦民众渴望国际社会主持正义的迫切心情。克钦军与缅军的多次谈判虽没有结果,但彰显了克钦解放组织的外交风度和克钦军民抗击缅族政府军的勇气和决心。

    克钦中文网:确实,克钦军民英勇抗击缅族政府军赢得了世界和北缅各民族武装的崇高敬意。可不可以这样说,克钦解放组织和克钦军总部所在地拉咱市成为了抗击缅族政府军的革命圣地“延安”?

    陈立功:可以这样说。克钦军成为了反抗缅族政府军暴力入侵,寻求民族解放道路的北缅各民族武装的旗帜。2013101日,克钦军邀请各民族武装在拉咱召开峰会,包括克钦在内共有17家民族武装组织正式组成民族革命武装联盟,提出与缅族政府谈判的“十一条要求”。1010日,民族武装联盟与缅族政府军在密支那展开第一论谈判。密支那谈判首日,缅族政府被迫释放民族武装政治犯56人。2014221日,中国红十字会援助物资没有经过“缅甸红十字会”,直接运抵拉咱市。55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警告缅族军人政府:克钦邦爆发的战斗(新的)是和平进程的“不祥之兆”。59日,民族革命武装联盟联邦军北方军区司令部正式挂牌成立,由克钦军总参谋长鲧汤·甘双担任司令。在此前后,以彭家声为领袖的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88学生军、若开军等民族武装组成克钦联军加入保卫拉咱市的战斗序列。519日,美国政府和欧盟宣告对缅族军政府延长经济封锁。523日,民族革命武装联盟仰光会议接受克钦方面的意见,与缅族政府进行“先政治对话,后实现停火”谈判方针。此后,克钦联军在拉咱市外围与缅军对峙,在广阔的克钦大地,克钦军与缅军发生战斗不断。直到201529日,果敢同盟军发起“回家之战”与缅军爆发空前大战,克钦军在与缅军对峙的各战区进行了积极有效配合,对缅军进行了有力牵制。回顾四年抗缅战争,由于克钦军民的坚决抗击,为各民族武装树立了榜样,坚定了各民族武装为争取民族平等权利而战的强大信心。

    克钦中文网:如果不是克缅战争,外界对克钦解放组织和克钦军的了解并不多。尽管如此,华人世界仍然对克钦解放组织和克钦军的领导体制充满好奇,因为,没有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和领导体制,克钦军是不可能以弱小的力量和简陋的武器对抗拥有庞大军力和世界先进武器的缅族政府军的。

    陈立功:克钦解放组织和克钦军的领导体制,是实行克钦解放组织党的一元化领导。乐鸟·宗卡担任克钦解放组织党的主席、克钦中央军委主席、克钦军总司令,主持党、政府和军队的全面工作;恩版·腊翁担任克钦解放组织党的第一副主席、克钦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负责民族武装联盟的工作;鲧汤·甘双担任克钦解放组织党的第二副主席、克钦中央军委第二副主席、克钦军总参谋长,负责具体的作战指挥;苏伦·衮莫担任克钦军副总参谋长,负责外交事务。宗卡主席以杰出的领导能力赢得克钦军广大官兵、人民群众的拥护和爱戴,是克钦解放组织当之无愧的领袖和克钦军的最高首长,任何人都不允许挑战宗卡主席的领导权威。克钦解放组织和克钦军实行的是以宗卡为领导核心,恩版·腊翁、鲧汤·甘双、苏伦·衮莫及其他领导成员各负其责的领导体制。至于有些媒体上说的,恩版·腊翁是克钦中央军委主席,甘双是克钦军总司令,都是不准确的。克钦中央军委主席和克钦军总司令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宗卡。但是,克钦解放组织和克钦军虽然有领导核心,却是反对个人独裁,充分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决策机制。克钦解放组织的第三任主席早迈,就是因为个人独裁和专制,被克钦解放组织内部推翻。早迈被推翻,克钦基层官兵和人民群众都没有意见。克钦解放组织决不允许独裁专制的领导体制。

    克钦中文网:四年的抗缅战争,克钦军在战争动员及社会管理等方面可圈可点之处很多。其一,就是一边打仗,一边还管理、负担着十几万因战火离开家乡的难民的正常生活。这是怎样才能做到的呢?

    陈立功:克钦军抗击缅军,是正义之战。缅军的进攻愈疯狂,克钦军民的凝聚力就愈强。克钦难民撤往中缅边境寻求克钦军队的保护,克钦军并不认为是负担,反而更加激起全军官兵的战斗意志。难民中的青壮年几乎都加入了克钦军队和民兵,难民营中的妇女和老幼,同时也是军属,她们在得到克钦军的保护的同时也踊跃支前,也为前线提供了力量支持。然而,不管怎么样,她们毕竟是因战争流离失所的群体,而且数量庞大。现在,欧美等西方国家的民间NGO组织在克钦难民营中十分活跃,为难民营提供了大量帮助。克钦难民同时也得了中国红十字会等的无私援助,但相对来说,来自中国民间组织的援助和欧美等西方国家的民间NGO比起来要少得多。其实,作为血脉同胞,克钦人民最希望得到世界华人的帮助。因为,克钦人民始终认为自己是炎黄子孙、是中华民族中的一员。

    克钦中文网:这两天,全世界的眼光都似乎在关注一件事:昂山素季访华。陈老师怎么看?

    陈立功:我认为,这是中国对二十年对缅外交政策的重大调整。1994年以前,克钦解放组织KIO和中共与缅共都保持着正常的党际关系。这次,中国以执政党的名义邀请昂山素季访华,习近平主席也与昂山素季交换意见。这表明了中国政府支持缅甸的民主改革,将改变以往一昧支持军人集团的做法。二十年来,盲目地扶持不得人心的、法西斯独裁的缅甸军人政权是得不偿失的。克钦军民并不以善良的普通缅族百姓为敌,反对的只是缅族军人独裁政权,捍卫的是以彬龙协议为基础高度自治的联邦体制!如果无法维持真正的联邦体制,那就只能与缅邦分治,互不侵犯,各自管理自己。

     

    5

关注我们

    关注美颂中文网,体验美颂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