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立功:评析薛力文章广泛传播的重要意义——果敢地区主权从来不属于“缅甸联邦”,仍然属于中国

          2016-04-18 浏览量5692


    2015年33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中心国际战略研究室主任薛力先生在FT中文网首发文章,题为《成立特别行政区:果敢问题的治本之道》,由于作者作为中国国家智库顶级专家的身份,文章很快风靡中国。中国国内各大网站纷纷转载,520日,该文经翻译发表在英文期刊《The diplomat》(《外交学者》)上,题为《Can China Untangle the Kokang Knot in Myanmar?》(《中国能否解开缅甸的果敢死结?》),在国际上也引起了反响。这篇文章注明,中国云南大学的李晨阳教授亦有贡献。李教授在学界也有相当声望。因此,薛文值此果敢同盟军与缅政府军战事剧烈之际,其传播的速度及广泛程度惊人。由于薛文在海内外的传播及其在中国社会引起的巨大争议,克钦中文网特意专访克钦军某校战略研究室研究员陈立功老师,请他谈谈看法。

    克钦中文网:薛力教授的文章,不断被主流学术网站传播,显然此文是被现当今正统的学术体制内所推重的。但此文却在中国民间引起很大争议,负面议论者有之,谩骂作者也有之,陈老师有何看法?

    陈立功:我不这么认为。如果从传播所引起的社会影响效果来说,薛先生的这篇文章起到的作用好的方面更大一些。

    克钦中文网:为什么?

    陈立功:首先,我们先不看薛文提出什么样的结论,或向中国政府提出了什么建议。本文的重大贡献之一在于指出了对果敢归属的疑问,这在学界尚属首次。文中谈到“19601月签署的《中缅边界协定》,确定了几个争议地区的归属,但并没有直接涉及果敢归属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1897年以后,果敢也依然由华人治理,直至现在。”众所周知,果敢自古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历史依据无可辩驳。包括果敢自治区出版的《果敢县志》里面都清晰记载了历史上中国有效管辖这一地区的行政变更。果敢在历史上仅有一次主权变更的记录,就是1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