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立功:谁还能够相信与缅族军阀政府签订的任何协议

          2016-04-18 浏览量4903


    这是世界上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这是世界上多数居民虔诚信仰佛教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为血腥的“国家”;这是世界上风景最美丽的“国家”,也是世界上人们心灵最痛苦的“国家”。2015年伊始,经过60多年的战火,人们似乎盼来了好消息,经过马拉松似的谈判,“缅甸联邦”政府与全国民族武装之间的“全国停火协议”就要签订了,和平之神眼看就要降临了!这场旷日持久的谈判,据说是登盛政府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才推进到目前这种地步,很多人认为,也许真的可以终结“缅甸联邦”67年的内战历史。据了解,这个“全国停火协议”商定过程花了17个月,谈判双方经过22次非正式会谈和7轮正式会谈。除了上述这些,会议代表双方的细节研商技术团队,为准备正式谈判,已经会谈超过200次。从20149月至20153月,为准备最后一轮谈判,甚至花了7个月,最终花6天完成大部分剩余的8项。登盛政府似乎比谁都希望缅甸和平降临,但果真能够如此吗?

    克钦中文网带着这个疑问再次专访克钦军某校战略研究室研究员陈立功,陈老师的看法却让关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心里更为沉重。

    克钦中文网:众所周知,缅甸联邦政府与全国民族武装之间的“全国停火协议”据说 就要签订了。请问陈老师,这是否可以给缅甸联邦范围内的人们带来真正的和平?

    陈立功:我对此并不表示乐观,因为如今所谓的缅甸联邦的中央政府,其实仅仅是代表缅族和军阀利益的政府。它的怪诞体制,比如总统不是武装部队最高统帅;军人势力和大缅族主义势力的强横;这个政府视其他非缅族人民为二等、三等公民等等……都是一个正常国家里绝无仅有的现象。这种政府的性质决定了这样的协议也许就是废纸一张。如果不从国家体制上,从国家法律层面上实现一个正常国家的运作机制,这种协议是完全没有用的。可以说,“缅甸联邦”从1962年奈温上台,废弃了以彬龙协议为基础的1948年宪法,从那时起“缅甸联邦”就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联邦实际上已经解体。1947年,由于克钦、掸、钦等民族邦的首领们在政治上的幼稚,与缅邦一起签署了“彬龙协议”,造就了缅邦军人集团不断膨胀的领土和政治野心。缅邦政客和军人既得利益集团从此就认为:整个“缅甸联邦”就是缅邦自己的,缅族军阀就此对本不属于缅邦管辖的各民族展开了征服战争!缅甸联邦虽小,可是她的国情却与前苏联相似。要彻底解决这一地区战乱不止的方法不外乎两种:要么实行高度自治的独立邦联合体;要么各民族邦与缅邦分立。只有这两条选择,才是真正能够让缅邦和各民族邦的人民和平相安,共同发展的道路。

    克钦中文网:不过,登盛总统上台后,确实在推进国内民主改革和国内民族和解方 面做了许多努力,陈老师怎么看?

    陈立功:缅族政治家中确实能够出现比较明白的人,也有推进原缅联内民族和解, 促进和平的意愿和行动。登盛总统曾是军人集团核心成员,脱下军装当上了总统,我对他的作为不想置评。只想就这几十年举些例子:昂山将军是缅联之父,没有他倡导的民族平等,不会有缅甸联邦的产生,他的结局怎么样,被杀害了!在昂山奔走之下各民族邦与缅邦所签订的彬龙协议被缅族军阀抛弃。钦纽将军力主民族和解,主导与各民族武装协订和平协议,“缅甸联邦”得以维持了20年和平。但他的结局怎么样,失去了自由。“缅甸联邦”是个正常的“国家”吗?其实甚至算不算一个国家,都有待商榷。因为,“联邦”实际已经解体:在一个已经解体的原联邦地域内,作为大民族的缅族军阀集团窃取了联邦中央政府的名义,对本不属于它的主权地域以武力行征服、同化、灭绝其他民族的罪恶行径。这是目前“缅甸联邦”的实质问题。这个只能代表缅族军阀利益的所谓政府和谁签的任何协议都是不可靠的。它想撕毁就随时撕毁!

    克钦中文网:目前引起全世界关注的果敢战事,是不是可以这样说,这是缅族军阀政府的又一次背信弃义所导致的后果?

    陈立功:当然如此。众所周知,1989年,果敢民族领袖彭家声第一个与缅族军 阀政府协订了和平协议。在他的带动下,各民族武装纷纷和缅族军阀政府签订了和平协议。就连克钦解放组织在这种趋势下,也与缅族军阀政府签订了停战协议。“缅甸联邦”得以维持了20年和平。这是彭家声对“缅甸联邦”各族人民的贡献。但是又怎么样,2009年,缅族军阀说打就打,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彭家声通缉,在果敢同盟军内部制造混乱,仅三天时间将果敢同盟军击败驱逐,强行占据了果敢地区。缅族军阀政府哪里有信义可言,彭家声轻信这样的协议能够给果敢人民带来和平,最终结果是85岁了还被迫流落异乡。果敢民族世居的土地被缅军占领,人权灾难惨重。

    克钦中文网:那么,和克钦的战事也是缅族军阀政府又一次背信的结果吗?

    陈立功:和克钦的战事起因,缅族军阀政府不仅对克钦背信,对中国这样的大国也毫无信用可言。如果按照正常的国家政府的做法。当时,克钦解放组织是所谓“缅甸联邦”中央政府承认的克钦邦第二特区。那么,密松项目建设的安保工作,“中央政府”完全可以责成克钦第二特区来负责,因为特区政府拥有的克钦解放军,还算是隶属这个“中央政府”的边防警察部队。但是,这个缅族军阀政府的性质决定了它的一切行为均从罪恶目的出发。它的打算,就是打着这个项目安保的旗号,凭着它的武力消灭克钦军,实现它对克钦邦全境的侵占,奴役克钦人民。于是,缅族军阀政府与克钦军在17年前签订的停战协议又被它随手撕毁,战火又在克钦的土地上重燃。其后,缅族军阀政府和克钦军在各方的见证下谈判了多少次……谈判地点在缅邦本土、在克钦邦密支那、在中国瑞丽。在密支那的两次谈判还有联合国和中国的特使参加,在瑞丽的两次谈判有中国特使参加,但是,缅军对克钦的进攻直到现在也从未停止。试问,密松项目中缅两国没有签协议吗?密松项目不仅签了协议而且还实施了,关系到两国间的信用问题,中国和缅甸联邦之间的协议和备忘录等,世所共知。可是缅族军阀政府看看无法消灭克钦军,就单方面叫停这个让中国方面损失巨大的项目,还利用了所谓民意等理由。对中国这样的大国和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缅族军阀政府都这样毫无信用,何况,如今这个所谓的“全国停火协议”,这个缅族军阀政府面对的仅仅是弱小的各民族武装组织,这样的协议对缅族军阀政府更不会有任何约束力。所以,各民族武装领导人要丢掉幻想,坚持全面动员辖区内全民抗战,直到实现真正的民主联邦体制,或实现与缅邦分治。

    克钦中文网:那么,登盛政府似乎对这个“全国停火协议”十分上心,这到底为了什 么?中国的有关部门也好,国际有关方面也好,也以为签了这个“全国停火协 议”,“缅甸联邦”就会实现和平。

    陈立功:“全国停火协议”只不过是缅族军阀为今年的大选,及试图让2008年宪法合法化采取的缓兵之计。我认为,中国和境外的中华民族要有清醒的头脑,绝不要轻信,更不能上当。尤其希望中国不要被这个缅族军阀政府所迷惑,更不要继续出售武器给他们。现在屠杀果敢人民和克钦人民的武器有很多是中国所提供的,当初在提供这些武器时,中国也不会想到这些武器被用来屠杀自己的跨境民族。不管怎么样,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按照中国《环球时报》的逻辑,果敢民族和其他的华人,还算是中国的“亲戚”。打个比方:有强盗在你的家门口,用你曾经送给他的刀,在一刀一刀砍向你的亲戚:叔叔、舅舅、外婆、伯伯、表哥……你受得了吗?这些亲戚在无助之下,向你呼救:救救我,救救我!你该不该大喊一声,该不该夺下强盗的刀?哪怕你说一声,不许用我给的刀砍我的亲戚!所以,我们要丢掉幻想:要么在原缅甸联邦地域内实现真正的联邦体制,要么,各个被缅族军阀压迫的民族和缅族分治。这才是让这片土地实现永久和平的惟一办法。

    克钦中文网:刚刚结束的民族武装峰会,公开了邦康公报,您对此有何评论?

    陈立功:我认为,这个公报最大的亮点有几个。首先,指明战争的性质是民族矛盾 的政治问题。第二,峰会一致强烈谴责缅族政府军对少数民族地区、特别是在交战地区进行各种侵犯人权的行为。实际表明了缅族政府军是非正义的一方。第三,欢迎联合国和中国参与调停。第三点非常重要。民族武装与缅族军阀政府在军事实力上严重不对称,非正义、施暴的一方是缅族军阀政府军,因此,如果没有大国和联合国出面主持正义,战火永远不可能平息。即使缅族军阀政府军暂时消灭了某个武装,由于它的非正义及反人类的罪恶,这个武装所代表的民族仍然会起义,仍然会产生新的武装。这种反抗将会无休无止。为了彻底解决这片土地上的苦难,必须由联合国和负责任的大国出面主持正义。但愿真正的和平早日降临这片土地!

    1

关注我们

    关注美颂中文网,体验美颂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