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立功:当前萨尔温江、伊洛瓦底江上游流域战火本质上是争取民族平等和反侵略的民族战争

          2016-04-18 浏览量5056


    萨尔温江、伊洛瓦底江上游流域在“缅甸联邦”的北部地区,目前正是各民族武装与缅军交火的地域。对于这场战争为何持续了60年,性质是什么,人们众说纷纭。如果缅军发动的战争是正义的,民族武装的首领们不过是军阀,缅军作为“政府军”统一“国家”天经地义,为何缅军却遭到这片地域所有人们的反抗。为什么难民们逃入寻求保护的是邻国,却不是逃向“缅甸联邦”的内地去寻求“政府”保护;这些难民几乎都是中国的跨境民族,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怎样才能有所作为;国际社会如何人道援助这一地区,联合国要如何管控这片战火……这片土地的苦难到了寻找根源的时候了,到了值得全世界关注并寻求彻底解决的办法的时候了!克钦军某校战略研究室研究员陈立功以自己的深刻洞见,再次接受克钦中文网的专访。

    克钦中文网:在中国一般民众的心目中,很多人确实忽略了缅甸还是一个联邦体制的国家,都以为是单一制国家,因此才会出现军政府独裁。这个问题,到底与当前的萨尔温江、伊洛瓦底江上游流域战火有什么样的联系?

    陈立功:众所周知,1947年“彬龙协议”签订时,各民族,包括掸族、克钦族、钦族是和缅族以平等地位签订的。这些民族地区具有平等的主权地位,联合起来组成“缅甸联邦”。当时,缅族管理的地区,不过是下缅甸的缅邦本部,缅邦与各民族邦地位是平等的。当军政府上台,抛弃了“彬龙协议”,及以“彬龙协议”为基础制订的宪法,“缅甸联邦”从法理上已荡然无存。但这时,缅族军阀却以“缅甸联邦”中央政府的名义发动针对本来与缅邦具有同等主权地位的各民族邦的战争,企图以一族征服各民族,同化、消灭各民族,这是违背公理的。在历史事实上,缅族统治者从未管理过这些民族地区,对这些地区并不拥有主权。缅族军阀妄图以法理上已不复存在的“缅甸联邦”中央政府的名义,以统一国家版图为名,夺取本来与缅邦平等的各民族邦的主权,单方面强行改变“缅甸联邦”的联邦体制,是导致当前萨尔温江、伊洛瓦底江上游流域战火的根本原因。“缅甸联邦”从诞生之日起到底是联邦体制国家,还是单一体制国家,众目睽睽,昭然若揭,缅族军阀毫不顾及共同组建“缅甸联邦”的各民族邦人民的意愿,对这些地区动用武力,妄图单方面将“联邦制”改成“单一制”,甚至以缅族来赤裸裸同化其他民族,消灭其他民族的语言、文化、宗教信仰,这种行径根本上是反公理、非正义和反人类的。

    克钦中文网:在最近果敢之战中,缅军以收复国土的名义进行作战,据说还博得了许多缅族国民的同情,陈老师您怎么看?

    陈立功:这是恬不知耻的行为。试问,几千年来,缅族或者缅邦什么时候管理过这些地区,这些地区的原住民有缅族吗?即便缅族人来不了,哪怕派一个总督来管理,在历史上,有过这样的事实吗?看看果敢,本来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原住民都是汉族,遵行的都是汉民族的文化和风俗习惯。真实的情况是:缅族和这些民族一样,曾同属于英联邦,当英国不再管理这些地区时,这些地区的民族可以选择和谁联邦或者单独管理自己,这才是符合正义及公理。当缅族军阀摧毁“彬龙协议”这个各民族与缅族一同组建的“缅甸联邦”的法律基础时,“联邦”已不存在。目前,缅族军阀所拥有的“缅甸联邦”中央政府的名义实际是窃取。他们试图以事实上和法理上已经解体的不复存在的“缅甸联邦”中央政府的名义,以国家统一为名发动的战争实质上是侵略、征服战争,是违背正义的。事实上目前居住在克钦邦与掸邦的中华民族正在遭罹缅族法西斯军人集团的屠杀与蹂躏。这场战争实质是侵略与反侵略的战争。

    克钦中文网:谁才是在真正地维护“联邦”,在当前的萨尔温江、伊洛瓦底江上游流域战火之中,如果不认真看,确实让人有雾里看花的感觉。既然缅甸的国名是“缅甸联邦”,维护“联邦”体制才是正义的,而试图把“联邦”变为“单一制”才是非正义的,是否可以这样说呢?

    陈立功:可以这样认为。各民族武装才是“缅甸联邦”真正的维护者,“缅甸联邦”从来不是一个单一制的国家,当前萨尔温江、伊洛瓦底江上游流域战火性质的谁是谁非黑白分明。不仅如此,缅族军阀在其管理、控制地区内实行的大缅族主义和种族歧视令人发指,切不说悲惨的罗兴亚人问题,当前拥有武装的民族都受到缅族军阀的压迫和歧视。民族不平等、民族岐视是缅族军阀“管理”实际上已不存在的“缅甸联邦”最大的问题。各民族武装实际是为了争取民族平等和维护本民族邦主权而战。从“缅甸联邦”昭于世人的联邦体制来说,各民族武装为了维护真正的“缅甸联邦”而战,这才是正义的。而缅军,尽管以窃取的“缅甸联邦”中央政府的名义发动战争,实际上是试图以一族同化、消灭他族的手段发动的征服和侵略战争。

    克钦中文网:我们知道,萨尔温江、伊洛瓦底江上游流域也好,或者“缅北”也好,曾经有不少面积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在大清帝国与英帝国的博奕中,这些领土被大清帝国所放弃。那么,请问陈老师,当前这些地区的这种状况,与中国有什么关系?中国对这些地区拥有责任吗?

    陈立功:我们不能把历史上积贫积弱的大清帝国被迫放弃对自己跨境民族管理的责任放到当今中国政府的身上。但当这些与中华民族具有千丝万缕血肉相连的民族正在遭受苦难,作为中国是不能视而不见的。其实,中国具有支持原“缅甸联邦”的民族武装反抗缅族军阀暴力征服的传统,和这些民族武装具有历史上的紧密联系。有一个活生生的事实:在克钦军原总部所在地崃鑫有一座距离中国边境仅仅只有50米的墓地,该墓地面朝中国,它是克钦人民解放组织(即:KIO,也就是克钦独立组织)前主席目然•布朗宪(有些网络媒体译为布朗森)的墓地。在目然•布朗宪的墓碑上清清楚楚地写着:“1967年,缅甸奈温政权忘恩负义,发动了大规模的反华排华事件,大肆残杀华人……为了捍卫缅甸华人尊严与利益,同年底,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北京会见了由目然•布朗宪率领的克钦青年代表团一行,赠送了480支冲锋枪,壮大了克钦人民解放军的力量,加强了克钦人民反抗大缅族统治正义事业的实力……克钦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无私援助永远不会忘记……”当时的历史背景是:中苏交恶,缅族奈温集团反华,为教训缅族军人政权,周恩来接见了以目然•布朗宪为首的克钦青年代表团,周恩来当机立断给目然•布朗宪赠送480支冲锋枪。同时根据毛泽东主席的指示精神,中国人民解放军支持隐居于中国贵州的克钦抗日英雄将士们重新入缅加入缅共人民军。原美军101克钦突击队抗日英雄乐排•诺宪被任命为缅共东北军区司令员,彭家声任副司令员。可以透露出一段历史往事:自从1989年缅共解体,一直到1994年,克钦解放组织(KIO)主席的办公室就设在昆明。中国政府对克钦解放组织的支援也决不止那480支冲锋枪,还通过缅共给克钦解放组织支援不少武器装备。到现在为止,世界上除了中国政府,还没有任何政府和组织给克钦解放组织援助过武器。这是历史事实。目然•布朗宪主席的办公地一直在昆明,直到他在昆明的解放军总医院病逝。根据他的遗嘱,将他送回克钦解放组织的中央根据地崃鑫安葬。当时,中国有关方面的党、政、军代表都到崃鑫参加了他的葬礼。当时,为了援助所谓“缅北”地区的民族反对缅族军阀的压迫和种族灭绝战争,中国不仅以通过援助缅共的方式,甚至直接动用正规部队出境作战。所以,不干涉他国内政,是要看是什么样的“他国”,什么样的“内政”。目前,“缅甸联邦”体制已不复存在,已经不是一个正常国家。这个“内政”,涉及到中国曾经的领土和中国的跨境民族,其实也不完全是别人的内政。也是中国的“内政”。上个世纪中后期,中国的“抗美援朝”、“抗美援越”、支持缅共等等,还有近年来出兵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难道也要贴上“干涉他国内政”的标签吗?事情总有起因,只要是正义的国家行为,就不能说是“干涉”。尤其目前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在国际影响力日益增加的情况下,具有维护地区稳定及在国际上匡扶正义的天然责任。放弃了这一责任,会让国际、国内失望,从而国家威望下降,信誉下降,与大国地位不相称。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缅族军阀尚有战争遗留问题——由日伪政权骨干人物组成的缅族军人政权的战争责任一直没有得到清算。这个问题必须由中国主导的国际社会共同解决!

    克钦中文网:提到联合国,请问陈老师,联合国对当前的萨尔温江、伊洛瓦底江上游流域战火应有什么样的责任呢?

    陈立功: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有责任管控好当前的萨尔温江、伊洛瓦底江上游流域的战火,对这一地区的人们实行人道救援。要么在事实上已解体的原“缅甸联邦”领土范围上实现真正的联邦体制,要么让各民族邦和缅邦分治。这一地域才有实现永久和平的可能。对于中国而言,萨尔温江、伊洛瓦底江上游流域的战火严重影响了中国边境地区的稳定,仅仅从维稳思维来考虑问题显然不足应对复杂的态势,应提升到国际维和的战略思维上。所谓“缅北”的民族大多是中国的跨境民族,在所谓“缅甸联邦”事实上已解体的情况下,中国应在促使联合国出面管控该地区起到引领作用,中国军队应作为联合国维和部队的主力进入该地区。从缅族军阀实行大缅族主义,对其他民族实行种族歧视及灭绝其他民族语言、文化及宗教信仰的行径来看,这一地区早已发生惨重的人道主义灾难,人权危机长达60年。缅族军阀哪怕再过100年,也不可能征服这些地区,这些民族永远不可能接受缅族军阀的欺压和统治。如果没有联合国和负责任的大国出面主持正义,这片土地上人民的苦难仍将继续下去,信仰佛教的普通善良的缅族百姓也会陷入与这些民族的血海深恨之中,也将永远苦难和贫穷下去。面对战火、灾难蹂躏的萨尔温江、伊洛瓦底江上游流域,面对拥有丰富资源却几乎一贫如洗的原“缅甸联邦”境内的人们,我们唯有祈愿——但愿和平早日到来!但愿天佑萨尔温江!天佑伊洛瓦底江!

    1

关注我们

    关注美颂中文网,体验美颂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