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立功:克钦人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永远不会仇视与抛弃他们,真正会为他们着想的只有中华民族

          2016-04-17 浏览量5159

    提起克钦,想必很多关注克钦民族的中国人首先就会想起“文蚌”这个词,并且,“文蚌”这个词已经被蒙上了妖魔化的色彩。在以往很多中国人能够接触到的关于克钦民族的网络上的解释资料都写着:克钦独立军追求的终极目标是建立一个包括如今中国云南省德宏州等广大景颇民族居住地区在内的“文蚌国”云云。因此,克钦民族在中国国内被妖魔化,首先从“文蚌”(按正确译法,应为文邦)的妖魔化开始。从19世纪中期开始,英殖民主义者先后发动三次侵略战争,成功占领缅甸,英殖民主义者在第一次接触“景颇文邦”这个民族时,英国人把“景颇文邦”叫成克钦。克钦其实是景颇语“红土地”的译音。这个道理,与景德镇的瓷器英译音为“次那”,也被西方人弄成了中国和中国人的名称是一样的。中国人不仅是指汉族,中国人就是中华民族;克钦人不仅指景颇族,克钦人就是“景颇文邦”。“景颇文邦”包括了克钦族所有支系。把“景颇文邦”简称为“文邦”或“文蚌”是没有道理的,尤其是选用“蚌”字其本身就带有贬义,景颇语“文邦”其意为:联合或联邦。长期以来,由于对“文邦”的妖魔化,很多中国人对克钦民族的印象都存在着一些矛盾而又偏颇的看法,有的人甚至把克钦军看作是一支亲美反华的武装力量而加以警惕与仇视。一个民族也好,一个组织也罢,如果我们要对她有清楚的了解和认识,就必须首先了解她的历史,对克钦民族和克钦军也一样!“克钦独立军”,它原本的景颇语称呼并不是叫做“克钦独立军”,在景颇语中是“克钦人民解放军”,但在把“克钦人民解放军”这个名称从景颇语翻译成英语时,误把“人民解放军”一词翻译成了“独立军”,再从英语翻译回汉语,才有了“克钦独立军”的称呼。由于语意认识及翻译的错误,克钦解放组织,也被称为“克钦独立组织”。于是,克钦解放组织和克钦军带上“独立”的扎眼字样,还有被妖魔化的“文邦”,从而引起中国民间的警惕和反感。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解。其实,不仅克钦组织和克钦军,不带“独立”的语义,“文邦”,在景颇语的语义是联合,并无其他政治含义。景颇语“蒙敢文邦”就是联合国,“密佤文邦”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阿美日甘文邦”就是美利坚合众国等等……把“文邦”写成“文蚌”就犹如把缅甸首都“内比都”写成“孽必多”一样,是译音时选字的问题。

    1949101日,新中国成立,不久云南也得到了和平解放。新中国在对国内的民族进行登记识别时,根据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政策,从克钦到中国办学和传教的著名克钦贵族领袖司拉山认为:景颇文邦当家作主的时代到了,为了团结和统一克钦各支系,提出了景颇古语“景颇是人,但不是人人都是景颇”的论据,统一族名的要求被周恩来总理采纳。当时司拉山不知道怒江州也有克钦支系,因此只统一了德宏州境内的克钦支系。否则,德宏也许会保留1953年自治区的地位(1953年自治区包括现在的保山市,1956年改为德宏州和保山地区)。根据司拉山的建议,中国对境内的克钦族进行了识别,把他们分成为景颇族、僳傈族、独龙族和怒族等几个单一的民族。司拉山早年在克钦经商,后来到中国境内办学和传教。1948年,司拉山在瑞丽举行了大规模的目瑙纵歌活动,联络、团结了200多位景颇山官,共商振兴景颇民族大计。1950年,作为景颇族领袖的司拉山率领景颇民族拥护中国共产党,迎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新中国,司拉山历任陇川县副县长、德宏自治区副主席、德宏州副州长、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民族委员会委员、云南省政协副主席等职。中国和缅甸联邦在划定边界时,被划分在缅甸联邦境内的克钦族至今仍然保持着原来的状态,没有进行进一步识别,这就是为什么会有“景颇族是克钦族,但克钦族不一定就是景颇族”的说法的原因。    

           克钦中文网:第三个主题词——主流。代表克钦民族主流的政治组织是克钦人民解放组织(KIO)和克钦民族组织(KNO)。

           陈立功:克钦民族里面有不少政治组织,这些政治组织的理想与目标虽然都不同,但都冠以克钦民族的名义。这些克钦组织有的以追求克钦民族高度自治,或与缅邦分治为理想(如KIO,克钦人民解放组织),有的追求与缅政府合作为目标等等。这些克钦组织机构有的设在缅甸,有的设在泰国,有的设在欧美,也有的设在中国,但不管有多少个组织,只有克钦人民解放组织(KIO)和克钦民族组织(KNO)代表了克钦民族的主流民意,是公认的克钦民族的主流政治代表。就如同中华民族一样,有的在大陆执政,有的在台湾执政,还有的流亡在澳大利亚等国家成立所谓的流亡政府,这些组织都冠以中华民族的名义,但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了中华民族的唯一合法政府。这些边缘的克钦政治组织大多数只是空有政治主张而没有军事实力的组织,比如曾经举行所谓的示威游行抗议中国在克钦境内修建密松大坝的克钦政治组织就是那些在缅族政府军控制地区和流亡在泰国和欧美的并没有军事实力的克钦政治组织,而并非土生土长在克钦大地上,实际控制管理克钦邦80%以上面积的克钦人民解放组织(KIO)。克钦人民解放组织(KIO)不但有自己的政治理想,而且也有自己的军事实力——克钦人民解放军(即:KIA,也就是被错误翻译的克钦独立军)。2012年,KIO(克钦人民解放组织)与KNO(克钦民族组织)为避免在抗缅战争胜利后两党因政见不同发生内战,做出保留政党、合并军队的重大决定,更加壮大了克钦人民解放军的军事实力。克钦人民解放组织(KIO)的政治诉求是:在缅族单方面撕毁1947年《彬龙协议》和废除1947年《宪法》之后,视同缅甸联邦共和国已经解体。克钦民族有权利以1947年《彬龙协议》和1947年《宪法》为依据,把克钦邦等地区作为克钦民族自行管理的地区,与缅邦分治。克钦人民解放组织(KIO)对于“文邦”(也就是网上流传的“文蚌”)的理解是:“景颇文邦”的民族属性包括了中国云南省的景颇族、僳傈族和独龙族等民族,而并非是指领土上的主张与要求。克钦人民解放组织(KIO)从来没有向中国提出过任何的领土主张要求。   

           克钦中文网:第四个主题词——朋友。“二战时期英、美是克钦民族的朋友”说法的由来。

           陈立功:克钦民族视英、美为朋友,是因为在二战历史上,克钦民族曾经加入中、美、英盟军在中国战区缅甸战场联合对日作战,并取得辉煌战绩。当时,在美军中编制有“101克钦突击队”,这个编制至今还在美军中保留。这是克钦民族在世界反法西斯战场上光荣的历史,因为这个原故,克钦民族视英、美为朋友。英、美是克钦的朋友,也可以说是战友,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期间的战友,而当时缅族却是和日本法西斯站在同一战线 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期间,英、美同样是中国人民的朋友。而当时的日本和缅族却是同盟国的对立面,决非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俗话说得好:事实胜于雄辩!其实,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都是朋友,难道中国人民与西方世界人民不是朋友?只要爱好和平,地球就是一个村庄,大家都是朋友。只有实行种族歧视,发动战争的狂人和军队,才是克钦民族之敌,也是包括东西方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之敌。这与克钦民族信奉基督教的宗教信仰没有关系。今天,在中国人民中间,也有大量的基督教信众,因为在中国,宗教信仰自由得到充分尊重。不能把信仰基督教,就与“亲西方,反中国”挂上钩,这样的认识是十分荒谬的。 

           克钦中文网:第五个主题词——敌人。克钦的敌人在缅甸。

           陈立功:“克钦的敌人在缅甸”的说法,指的是克钦民族认为他们从来没有被缅族征服与统治过,1947年缅族与克钦族签订了《彬龙协议》但又被缅族军阀言而无信地抛弃了该协议,造成了克钦民族与缅族军阀之间长达数十年的军事对抗,至今缅族军阀仍然对克钦民族发动军事进攻,企图彻底征服克钦民族。因此,克钦民族视缅族军阀为敌人!

           克钦中文网:第六个主题词——一家人。克钦民族和中国人民是一家人。

           陈立功:前面说过,克钦民族,包括了景颇族、僳傈族、独龙族和怒族,都是中华民族中的一员。由于克钦民族与中国境内的这几个民族是血浓于水的同民族同胞,相互之间同言同种,跨境而居,互相通婚生息,亲如一家,因此克钦民族和中国人民是一家人的关系。认识了这些,我们就可以在克钦人民解放组织(KIO)和克钦人民解放军(KIA)究竟是亲美还是亲华的判断上作出自己的判断:克钦虽然跟英、美是朋友,但跟中国是一家人。朋友家你未必会经常去,但一家人之间无法分开,哪怕是国界阻隔。朋友关系与一家人关系谁亲谁重要自然不言而喻!克钦人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永远不会仇视与抛弃他们,真正会为他们着想的只有中华民族!

    1

关注我们

    关注美颂中文网,体验美颂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