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缅北战事评论系列-遥望邦康峰会

      蒋云鹏    2017-03-05 浏览量4454

    缅北隆隆的炮声,时刻提醒着海内外的华人同胞,中缅边境一带依旧战火纷飞,缅甸军方一方面通过台前的民盟政府“释放善意”,力推和平谈判,另一方面加紧军事打击,各个击破的意图非常明显。

    德昂军、克钦军和果敢同盟军,还在殊死战斗,暂时处于和平的缅北龙头老大佤邦已经感到丝丝寒意,如果任凭缅甸军方进行政治压迫和武装干涉,那么佤邦将无路可退。因此,第三次邦康峰会势在行。


    1488699852873631.png

    佤邦领导人-鲍有祥将军(资料图)

    开会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然而一次团结的大会却能彰显缅北各民族“抱团取暖”的意志。平心而论,无论从政治谈判上还是军事斗争上来讲,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在与缅军一对一较量时,常常无法占据上风。因此,各个民族武装需要一次正式聚会,交流经验,凝聚共识,更重要的是让整个亚太地区乃至全世界看到,在民族权利和民族地位方面,缅北少数民族有着强烈的诉求,需要国际社会和各个负责任的大国,积极介入缅北冲突,特别是约束肆无忌惮的缅军,让其有所收敛。

    笔者认为,多年以来,佤邦始终坚持和平发展的道路,以中华文明特有的隐忍,以德报怨地坚持承认缅甸联邦架构,换来了较长的和平时期,自身军事实力显著提升,经济迅速发展。然而,近年来缅甸军方以武力挤压缅北民族武装生存空间,佤邦已经感受到了唇亡齿寒的危机,虽然这些年佤邦已经形成了对缅北问题的纲领性文件,并在多个场合已经表达了自身的诉求,然而收效甚微,缅甸军方并没有坦诚地与佤邦进行实质性的沟通,形成了各说各话的尴尬局面。

    另外一方面,由于佤邦以外的其他各个少数民族武装力量较为薄弱,有着强烈的联合御辱的意愿,希望佤邦能够挑起领导的重任,以负责任地态度,大胆地提出自身合理诉求,替兄弟政权发声,争取国际社会支持,共同捍卫缅北华人世代生存的家园。

    在第三次邦康峰会开幕式上,佤邦领导人的发言已经切中了要害,即缅甸军方长期以来的高压态势,让彬龙精神蒙羞;而民盟政府上台两年来一直没有对彬龙精神进行完整的表述,总是含混其词,但与此同时,缅军的进攻却是一浪高过一浪。为此佤邦将自己已经形成的彬龙精神的完整解读共享给其他少数民族,在此基础上形成缅北少数民族武装的共同政治立场和诉求,避免在谈判桌上被缅甸高层选择性利用,逐个瓦解。

    鲍总的讲话当中,罕见地提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团结”,不管各家少数民族武装之间曾经有关何种分歧,目前这种严峻的态势已经不由得兄弟们再有丝毫犹豫,佤邦已经开始挑起缅北和平倡议的大旗,以缅甸北方联盟盟主的姿态,与各个兄弟政权同舟共济,在政治上形成统一意见,铁板一块,在军事上通力合作。尽管佤邦由于自身原因,无法直接参与到武装斗争当中,但笔者认为佤邦会找到合适的途径,在军事上驰援其他正在艰苦奋战当中的兄弟武装。

    1488699964135102.png

    鲍有祥总司令在第三次邦康峰会上致开幕词(网络资料图)

    和平未到根本绝望时期,决不放弃和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决不轻言牺牲。这是中华民族隐忍性格的真实写照。就在缅北,佤邦一直在用中华博大的胸怀,回应着缅甸军方的一次次不友善的举动。然而,面对缅北少数民族的善意举动,缅甸军方每次都用枪炮来回答,逐渐让缅北少数民族失去了对联邦政府的最后一丁点信任,也意识到只有团结才能求生存,只有让佤邦担起重任,缅北的和平才会露出一丝曙光。

    第三次邦康峰会,充分体现了佤邦以及各家少数民族武装的集体智慧。笔者认为,从会后发布的公报来讲,有许多值得称赞的地方,提现了以佤邦为首的缅北各家组织的责任和担当,令人欣慰,现解读如下,供大家评析:

    1、明确的要求缅方尊重彬龙协议的历史地位,要求缅甸军方和民盟政府正视彬龙协议不可替代的作用。彬龙协议就如英国的大宪章,虽然内容不多,但构成了联邦国家存在的基石,之后虽然有种种法律文件和条约,但彬龙协议的历史核心地位不容含糊,该协议以及协议体现的彬龙精神,是缅甸联邦和各家少数民族达成的永久性政治契约,是缅甸联邦的核心精神,用全国全面停火协议来替代彬龙协议,显然是没有法理依据的。与会各家武装统一采用佤邦的相关表述,有利于维护彬龙精神的神圣地位。

    2、邦康峰会公报中要求掸邦议会撤销针对三家少数民族武装的决议,不能将这些武装列为恐怖组织。众所周知,恐怖组织具有严格定义,如果没有进行过大量的事实分析,就进行表决,显然是出于政治目的,为了在舆论上压制对手,试图复制斯里兰卡对付猛虎组织的成功经验。然而缅甸高层的智囊们应当认真研读有关泰米尔猛虎组织的资料,不能幼稚、天真地把缅北等同于岛国斯里兰卡,缅甸国会应当通过相关动议,宣布掸邦议会决议无效,只有这样,才能释放一些善意和诚意。

    3、 邦康峰会公报当中,要求缅甸高层释放善意,停止武装进攻缅北民族武装,实行“全面包容”的政策,不能再玩老套的“胡萝卜+大棒”政策,民盟政府表面上谈判,而缅甸军方却不受约束,在进行猖狂的进攻缅北地区,这样的两面手段,只能让缅北民众越来越疏远,让抗缅力量越来越强大。然而,在此不得不指出的一个事实,即缅甸军方历来不为各方所约束,而且越发骄横,不顾及缅北各方,甚至国际社会的感受,所以佤邦和缅北其他华人政权和组织,恐怕还要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做好最坏的打算。对于佤邦来讲,既然已经挑起重任,那么在坚持自身和平发展道路的同时,应当适当微调韬光养晦的战略,通过多种途径在道义上和军事上驰援各家缅北兄弟武装,不让全体华人失望。

    4、在以往,佤邦常常主动要求同缅甸联邦政府接触,进行实质性谈判,但缅甸联邦却有意回避佤邦,设置高门槛,并有针对性地选择谈判对象,以自己惯用的手法,对一些关键政治名词,先入为主地进行具有明显倾向性的定义,使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处于不利地位。此次峰会最关键的是,首次正式提出由佤邦牵头组成政治谈判机构,联合各家尚未签署NCA(全国全面停火协议)的武装组织,统一政治论述和对外宣传,不再同缅甸联邦高层进行一对一的谈判,防止各家组织被缅甸联邦逐个瓦解、分化。让缅甸高层知道,想同任何一家尚未签署NCA的民族组织谈判,都必须要过佤邦这关,也就是说,缅甸高层应当放弃“文字游戏得天下”的幻想,以务实的态度推动缅北和平进程,方能让天下信服。

     5、 此次峰会公报当中,首次正式向国际社会求助,请求联合国和中国等负责任大国能够积极地介入缅北事务,以第三方监督人的身份,调停缅北冲突,尽快实现缅北停火,进而启动政治谈判,实现建设联邦国家的愿景。缅北事务虽然属于缅甸内政,佤邦等少数民族武装也一直尊重缅甸联邦架构。然而由于缅北战火多位于中缅边境一带,近年产生大量难民,中国境内群众生命和财产也受到战火的波及,加之缅北交战地区均为华人聚居区,这些特点决定了缅北事务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缅甸内政,而是需要各个利益攸关方共同商议,避免采用武力方式解决问题,不能任由缅甸军方在华人聚居区内采取军事行动,进而造成大量难民潮。联合国作为维护世界和平的最重要组织,有责任也有义务介入缅北事务,防止人道主义灾难的发生。另外,联合国和中国,应当通过多种途径,包括派遣观察员到缅北,并在充分获得授权的情况下,划定中立区或非交战区,保护受到战火波及的缅北普通民众。

     6、 在本次峰会公报当中,各家民族武装呼吁各方为“一带一路”的实施,创造稳定的周边环境。对于一带一路的大量投资,缅甸民族武装非常欢迎。用经济发展来弥合缅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之间的裂痕,用经济发展来替代刀光剑影,用经济发展搁置暂时的分歧。而且,在公报当中,少数民族革命武装还表达了对中方投资热烈的欢迎态度。笔者建议,各家少数民族政权,特别是相对稳定的佤邦和四特,可以结合自身地区的实际情况,列出可以进行经济合作的清单,报送到中国对外投资部门,从而吸引中国投资进入缅北地区,也可以适当引入缅甸联邦股份,通过三方合作的模式,最大限度的发展区域经济,用经济发展成果。中国方面可以通过几个试点项目,用实际的经济发展说服缅方放下穷兵黩武的念头,走和平建国的道路。

    1488700092271659.png

    鲍有祥会见中国特使(资料图)

    笔者认为,第三次邦康峰会的顺利召开,与佤邦的努力密切相关。佤邦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勇于担当,肩负起缅北各家武装组织的重托,一定能够不负众望,捍卫缅北华人生存空间,守护缅北华人的生命线。统一对外的政治谈判委员会已经成立,然而下一步的路不会平坦,但空前合作与团结的各家民族武装,在攸关民族存亡的关键时刻,一定能够消弭分歧,一致对外。

    谈判是实现和平的最佳方式,避免流血,避免生灵涂炭,然而纵观缅甸历史,各个时期的政府高层均没有遵守承诺的习惯,所以以佤邦为首的缅北各个政权,必须要做好两手准备,特别是做好战争动员和准备工作。  


    35

关注我们

    关注美颂中文网,体验美颂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