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历史重演——从中法战争看北缅局势

          2016-12-11 浏览量4966


     近年来,被称为中国西南境外后花园的缅甸联邦局势愈来愈复杂化,美、日势力全面登陆,缅军在美、日势力的支持下,把民族邦的民族武装一点点向中国边境挤压,民族武装的处境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这一形势,将对中国西南边疆产生怎样的影响,在历史上中国西南边疆具有怎样的经验及教训,克钦中文网为此专访中国近代史学者、知名作家、中国中央民族大学壮侗学研究所梁越研究员。


     克钦中文网:梁先生是《陆荣廷评传》的作者,这本书自从在辛亥革命100周年的2011年初版以来,已在中国大陆再版、印刷了三次,出版社也由线装书局换到了以学术严谨著称海内外的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换以书名《百战名将陆荣廷》于2015年再版。让读者印象深刻的是,书中对传主——中法战争中的英雄陆荣廷将军进行了全面、公正、近乎巅覆传统观点式的评价,同时对中国西南边疆自从1885年的中法战争到近代具有全面深刻的剖析。请梁先生结合目前北缅局势谈谈看法。

     梁越:我是研究中国近代史的。经常跟其他人说,生者未生,死者未死。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很多具有惊人的相似。在研究历史的过程中,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只要换个时代,换个场景,这个事件和这个人物并没有多大差别。130年前的中法战争爆发前后的中越边境地区,很像目前的北缅局势。当时在越北,有战斗力不强的越南政府军、有从中国出境的太平军余部、有地方武装、有为了清剿反清武装进入的大清正规军。正当这些武装搅作一团的时候,强大的法兰西军队从海上登陆了,很快操纵了越南政府。这一现象和目前北缅局势如出一辙。正当缅军和民族武装搅作一团的时候,美日势力无论从政治上还是经济上开始操纵缅邦政府。


     克钦中文网:那中法战争是怎么打起来的呢?和目前的北缅局势又有怎样的类比。

     梁越:当时,越南是中国的传统宗藩,法军控制越南政府后,竟要驱除越北的大清军队,以达到完全鲸吞的目的。于是猛烈发动了几次战役,直扑到中国广西边境镇南关前,毁掉了镇南关的军事防御设施。在镇南关上写下“广西的门户已不复存在的狂言”。面对这一变局,在中国北方压力巨大的大清政府不得不从全国调集陆军精华及最优秀的陆军将领奔赴滇、桂边关。幸有镇南关一役,在老将冯子材、广西提督苏元春的指挥下打赢了这一仗,促使两国战争结束,否则中国的广西、云南,甚至广东,很难说还能保持目前的边界线。北缅局势目前的变化趋势类似,缅军在美军训练其军官、日本提供后勤并派军事顾问的支持下,在战争狂人敏昂莱的驱使下,连续发动对民族武装的进攻,咄咄逼人地将和中国血脉相连的民族武装挤压到了中国边境线上,炮弹甚至接二连三地落到中国境内,炸死炸伤多人。中国军队被迫实施没有结束期限的军演,在边界警戒 。这一情势,仿佛130年前的法军直扑镇南关,正是西南边疆危急之时。


     克钦中文网:那当时中越两国又是怎样一种态势呢?这和当前的中缅关系有什么的异同?

     梁越:当时越南和中国的关系,是宗藩关系,是当时国际公认的。但由于中国在北方压力巨大,忽略了西南,以至于在越南方向应付的军事、外交上步步被动,眼睁睁看着越南沦落成法国殖民地。当前,尤其在前20年,中缅关系,也与130年前的中越关系类似。结果是中国企业在缅甸步步后退,大型工程项目投资巨大却被迫下马,在政治上对缅甸政府的影响力日见衰落。美、日势力无论从政治上,还是在民间以NGO公益救助的方式,无孔不入,步步抵消中国的影响,到如今,可以说基本控制了缅甸。民族武装,可以看作中国力量,只能死守边界。看看克钦军总部拉咱就知道了,隔着一条50米的小河就到中国,但整个拉咱市区都在缅军炮火覆盖之下。


     克钦中文网:为什么可以把民族武装看作是中国力量?

     梁越:130年前的中法战争,在西南边疆,虽然是两国军队的搏杀,但实际上,是滇桂两省各民族投入的卫国战争。从清军将领到士兵,到后勤队伍,大多是西南少数民族。这和当前北缅地区的民族武装类似。北缅的民族武装,有掸族、佤族、汉族、克钦族、德昂族等,都是中国的跨境民族。在130年前的中法战争,从全国各地调集的军队,有的刚到广西前线,就因水土不服病亡过半,到战争后期,几乎因阵亡及病亡减员,递补参军的都几乎为滇、桂两省的少数民族,从兵员来说,基本都是滇、桂两省的少数民族。刘永福的黑旗军,绝大部分军官及士兵都是壮族。清军高级将领中,西线统帅——云贵总督岑毓英、总兵覃修纲等不少将领是壮族。东线阵亡的提督杨玉科是白族。中下级军官为西南少数民族的更是数不胜数。唐景崧部下的敢死队长陆荣廷是壮族,当时是哨长,相当于连长。清廷中枢还从物力、财力和军火等各方面对抗法前线给以全力支持。一时间,在滇越、桂越抗法前线,形成了两省的边疆各族百姓竞相支前,两省军队为主,各省驰援,共赴国难的壮阔局面。目前的北缅局势还没有演化到中法战争后期的形势,但也形成了中国民间自发向民族武装捐药捐粮的态势。


     克钦中文网:听梁先生这么一类比,非常震惊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的相似。那么,无论从人物,还是事件,相隔百年的西南边疆大事件还有哪些惊人的相似呢?

     梁越:彭家声老将军,可以看作当年的刘永福。刘永福是越南政府任命的三宣副提督,彭老将军也曾是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主席。不一样的是,刘永福等到了中国大举反击法军的时刻,当上大清军队的高级将领。但彭老将军今天只能以86岁高龄率领数千孤军与已受美、日支持的缅邦军队誓死周旋。而缅共时期中国力量介入北缅,与中法战争初期广西提督冯子材、黄桂兰率中国军队进入越北这一事件很相似。研究中国的近代史的,不妨把它们作一个比较。


     克钦中文网:历史有惊人相似之处,但它的走向难道也不可避免吗?

     梁越:这也许就是历史学家存在的意义了。历史学家们指出当下发生的历史事件与曾经发生过的大事件类似的时候,其实就给政治家、军事家们提供了规避重演恶果的可能。要知道,一百多年前的中法战争,后果是中国失去了越南这个屏障,西南的国防压力空前紧张。中法战争后十几年,幸有两位当时中国最杰出的军人。一位就是陆荣廷将军,率旧部游勇数千人,纵横境外边关,牵制法军,使他们防不胜防,疲于奔命。一位是广西提督兼广西边防军务督办苏元春将军,他率部修筑了长达千里的国防军事工程,130座大型炮台配以当时最先进的从德国采购的克鲁伯大炮严阵以待,这种情况下,法军虽然虎视眈眈却不敢越雷池一步。苏元春之后,陆荣廷将军后来也当上了广西提督、民国的广西都督、耀武上将军,始终率领所部边防军固守国防线,即使在辛亥革命的惊涛骇浪中陆荣廷将军也不忘死死盯住国防线。如今的人们可以到广西的龙州看看,百年前修筑被称为“南方长城”的针对法军的军事防御工程多么壮观。可见当时南方的国防压力之大,需要天文数字般的人力物力支撑。如今北缅地区的民族武装,就像是当年的刘永福率领的黑旗军,我们决不能让他们孤立无援。如果没有他们的屏障,西南边疆就完全暴露在美、日兵锋之下。如果历史重演,西南边疆、甚至整个中国南方,再也没有安稳的和平局面!这种态势并非没有可能。


     克钦中文网:据我们所知,梁先生非常同情北缅地区中国跨境民族遭受数十年战争的悲惨现状,也志愿发起了针对掸邦、克钦邦难民的民间救助。您是一种怎么的感受?

     梁越:中国西南境外,虽然风景秀丽、娇翠欲滴,却掩盖不住战争的残酷,看到中国跨境民族面临生死存亡不得不进行惨烈搏杀的现状,看到难民营中悲惨情景,我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上曾经写道:西南望边关,可怜无数山!但我相信,历史绝不会完全重演!


    3

关注我们

    关注美颂中文网,体验美颂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