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昂山素季访美,华盛顿再攻“亚太再平衡”?

          2016-09-16 浏览量483

    缅甸国务资政兼外长昂山素季将访美,这是她在缅甸新政府任职之后首次访问西方大国。美国对缅甸制裁作何安排,是“松”还是“撤”,将是昂山素季此次访美的最大看点。

    缅甸国务资政兼外长昂山素季将访美,这是她在缅甸新政府任职之后首次访问西方大国。在为期两天的访问中,昂山素季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聊些什么?美国又将如何消除昂山优先访华的“醋意”?

     

    两次访美换身份

     

    昂山素季本人与美国可谓有“老交情”,她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等政要也私交不错。早在2012年,当时刚刚脱离幽禁的昂山素季就对美国展开长达两周的访问。只是,4年之间,世殊时异,特别是昂山素季本人的身份已发生巨大变化。4年前访美,昂山素季还只是民盟领导人,民盟也只是缅甸反对党;4年后访美,民盟已变身为缅甸执政党,昂山素季更是身兼国务资政和外交部长的要职。

     

    美国在对待昂山素季来访的方式上,4年前后也有不小差别。4年之前,白宫对奥巴马何时会见昂山素季一直秘而不宣,直至两人见面的当天上午才放出消息,但全程不对电视记者和文字记者开放,只在会见一开始允许摄影记者短暂停留拍照。

     

    4年之后,美国则大方邀请昂山素季访美,还派出国务卿、副国家安全顾问赴缅做前期协调。最后,奥巴马在老挝出席东亚系列峰会时正式宣布昂山素季访美的消息。美国媒体称,通过此次访美,昂山素季作为缅甸领导人的地位将获得美方确认。

     

    如果说4年前,昂山素季更多是以“民主斗士”的形象出现在白宫、国会山,这次,作为缅甸实际一把手,昂山素季访美恐怕怀着更远大的抱负。

     

    制裁存废引关注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宋清润表示,拓展缅甸新政府与美国的关系,包括战略、经贸、文化等各领域关系是昂山素季此行重点。对民盟政府推出的经济治理、民族和解方案以及解决若开邦罗兴亚人问题,昂山素季将争取来自华盛顿的支持。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缅甸问题专家杜继锋认为,美国对缅甸制裁作何安排,是“松”还是“撤”,将是昂山素季此次访美的最大看点。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本·罗兹在上周也曾透露,减少或解除制裁将是昂山素季此次访美的焦点议题。

     

    有消息称,有美国官员表示,美国正在考虑在贸易投资以及商务领域放宽对缅制裁,以及研究如何改善缅甸的投资环境,可能会准许缅甸加入特惠税制度,此举能使缅甸向发达国家出口商品时享有关税优惠待遇。

     

    《时代》杂志撰文指出,昂山素季一直是影响美国对缅制裁政策的关键人物。早在缅甸军政府时期,昂山素季就支持美国对缅甸制裁,借此给军政府造成压力。2012年,也就是军政府解散的次年,“获释”后的昂山素季以民盟领导人身份首次访美。当年,奥巴马相继放松对缅制裁,包括批准美国企业对缅甸投资、解除对时任缅甸总统吴登盛和下院议长吴瑞曼的个人制裁、解除对缅甸高官的旅行禁令等,以此嘉奖缅甸的民主改革。今年5月,在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政府上台一月之后,奥巴马政府又对制裁做减法,特别是放松对缅甸金融机构的限制。

     

    不过,《华尔街日报》认为,目前还不清楚美国会否进一步放松对缅制裁。因为,在美缅两国内部都存在不确定因素甚至是反对的声音。

     

    在美国方面,罗兹已表示,美国仍在观察缅甸国内形势,评估解除制裁的时机是否成熟。制裁的目的在于倒逼缅甸进行民主转型,同时,制裁的存废也与昂山素季本人是否得到公正合理对待相关联。

     

    在缅甸这边,对昂山素季领导的新政府而言,制裁固然是发展经济的一大障碍。但是,民盟新政府还面临两难——既要向民众表明民主改革能给他们带来经济实惠,同时又要依赖制裁对阻碍改革的军方力量保持压力。如何寻求两者平衡是一大挑战。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昂山素季的一些顾问建议暂缓解除制裁,希望以此向缅甸军方施压。军方目前与民盟政府共享政权,并依旧控制国防、内务、边境等关键部门,掌控金融、贸易、重工业、旅游等经济命脉。更重要的是,军方一直反对修宪,阻止昂山素季竞选总统。

     

    另外,一些人权组织也呼吁美方保持制裁压力,从而遏制军方干预缅甸政治改革进程。

     

    在杜继锋看来,美国要放松或取消对缅制裁将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昂山素季本人及民盟政府的想法。如果他们判断缅甸民主进程已趋稳,与军方关系发展也向好,缅甸整体政局已稳定可控,那么就会提出解除制裁的诉求;二是美国的考虑和评估。从美国角度来说,并不希望立即取消制裁,因为在美国看来,缅甸民主转型和政治改革与其理想的目标尚有距离,制裁是其防止缅甸改革“开倒车”的有力工具。

     

    强化再平衡战略

     

    在这次访美之前,“昂山外交”的“清新”画风曾让外界瞩目。自民盟政府4月执政以来,已形成“先东盟、后大国”的清晰脉络,特别是在大国外交上,昂山素季“先华后美”的访问排序更引起西方侧目,甚至美国媒体大呼缅甸将“亲华疏美”。

     

    宋清润表示,昂山素季访美无疑显示其重视对美关系,但是并不能因为访问有先后就误认为“亲华疏美”。相反,在民盟上台之后,由于双方意识形态相近、昂山素季与美国政界领袖私交不错,美国也在逐步解除对缅制裁,除去人权等老问题外,在缅美关系中,“遮望眼”的浮云已然不多。未来发展经贸合作将是双方关系的着力点。

     

    杜继锋也认为,不必过度解读昂山素季的访问排序。其实,昂山的出访也考虑到相关日程的安排,比如上月访华,是为上月底召开21世纪彬龙会议做准备。因为推动缅甸民族和解,中国的作用不可或缺;而此次访美也恰好搭了联合国大会召开的“顺风车”,一举两得。

     

    而且昂山素季的外交政策基本延续了前政府吴登盛时期的基调,未有明显突破。这个基调呈现三个特点:依托东盟、融入国际社会、在大国间保持微妙平衡。这也是缅甸走出军政府时代后在对外关系上的重大变化。昂山素季先后访问老挝、泰国、中国以及美国,也是对前政府外交思路的一种继承。

     

    不过,美国舆论“躁动”也从侧面反映了美国对中缅走近的“醋意”,而这份醋意背后则是美国的敏感和隐忧,在一些美国媒体看来,昂山素季先访华后访美凸显美国在亚太与中国竞争影响力落于下风。

     

    若梳理近几年的美缅关系,特别是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之后的两国关系,可以发现美国在缅甸身上花了不少心思。

     

    在高层访问上,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2011年访问缅甸,奥巴马总统曾于2012年、2014年两度访缅。今年,民盟掌权后,美国国务卿克里5月访缅,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罗兹7月也赴缅甸为昂山素季访美做协调工作,那是罗兹第5次访缅。

    在外交关系上,2012年,美国任命缅甸特使米德伟出任驻缅大使,米德伟由此成为1990年以来首位美国驻缅甸大使,此举标志美缅关系全面解冻,外交关系得以制度化。

     

    在经贸援助上,正如前述,美国逐步松绑对缅制裁,并增加经济援助和投资。美国国家安全副顾问罗兹上周出访缅甸时表示,美国将为缅甸额外提供2100万美元的经济援助。此举有助缅甸的出口额在未来5年内增长3倍。一些美国大公司,比如通用电气、西联汇款、可口可乐公司都已进军缅甸市场。

     

    此外,在安全援助上,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日前的一份报告显示,自2010年开始,美国对东南亚地区的整体安全援助资金已减少19%,2015年仅有近1.5亿美元。然而,2015年,美国对部分东南亚国家的安全援助仍有增无减,其中就包括缅甸。

     

    下了血本后,看到缅甸民盟政府出访优选中国,华盛顿心里自然不是滋味。路透社指出,借昂山素季访美契机,华盛顿急于加强与缅甸的关系,以协助抵制中国在亚洲的崛起,并让美国企业充分利用这个世界上最后开放的“前沿市场”。

     

    “邀请昂山素季来访投射了奥巴马在剩余任期内强化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意图。从这个意义上说,昂山素季访美也将是对奥巴马政府再平衡战略的测试。”《华尔街日报》如是评论。


    【来源:上海观察】

    2

关注我们

    关注美颂中文网,体验美颂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