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缅甸政局观察

      王子瑜    2016-09-01 浏览量436


    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8月17至21日访华的新闻被霸屏整整一周,从访华前到访华后,各种评论也甚嚣尘上。缅中两国官媒都对此行给予了颇高的正面评价,中方对昂山 访华是给足了面子,也给足了里子,看得出中国是诚心要交缅甸这个朋友。


    备受关注的密松水电站,缅方以一个“拖”字决给了中方一个“满意交待”。虽然缅方成立了“调查评估委员会”但调查结果时间却定在11月,其中暗藏的心机值得玩味。中方明知缅方在密松问题上敷衍塞责却也欣然接受,可见,中国不差钱也不差电,这密松利益人家根本没放在眼里,中方要的只是缅甸当局一个良好的政治态度。


    昂山素季访华被一些媒体揣度为“叛美亲中”。“昂山素季上台执政后亲中,还是亲美?”一直是外界的迷思。昂山先访华后访美未必就能简单地判定“昂山在中美之间做出了选择”,无论是从地缘政治角度还是从经济发展角度考量民盟当局都会先拜访身边这位“这搬不走的邻居”。昂山心里也很清楚,远亲不如亲邻的道理,中国远比在地球另一边的老美更能帮助缅甸搞好经济发展与和平建设。

    中国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孙国祥于8月23-24日分别前往二四特区会见佤邦和勐拉组织领导人。旨在兑现“中方支持缅方通过政治对话实现国内和平与民族和解”发挥积极建设作用推动缅甸和平进程。孙大使趁会见勐拉组织之便,派其二名助手会见了果敢、德昂和若开三家组织领导,极力劝说三组织抓住机会参与21世纪彬弄大会。然而,毕竟中方做不了缅方的主,没有受到邀请的三组织纵然一百万个想去那也得主办方邀请才能成行。




    三军能否受邀出席21世纪彬弄会议是民盟与军方新一轮政治博弈的风向标。8月26日,国家顾问办公室副主任卓铁透露的信息证实,三军终被拒于所谓的“全国和平大会”。想当初昂山高调宣扬的“全面包容”如今回顾起来只不过是一种“广告噱头”和猎取民心的手段。倘若实际情况是民主女神有心无力,那么就更加足以说明,三军被拒参与21世纪彬弄会议是民盟政府与缅军之间的这场政治角力最终以民盟告负收场。同时,也证明了民盟做为执政党不仅无法掌控军队,甚至在某些关键问题上不得不以军方的意见为意见。


    同盟军、德昂军和若开军被排除在外,除了缅军人利益集团赢了一局,整个缅甸和平与民族和解事务都成了输家。而且,全国民族和解的可能性将由此而受到摧残。看来,口头上喊“维护国家统一”喊得最凶的缅军才是真正的分裂分子。


    若开爱国党(APP)宣称:“如果所有民族武装组织都不能参加,将不出席21世纪和平会议”。还有掸邦民族民主联盟(SNLD)主席孔通吴也因大会没有做到全面包容而拒绝出席。这种态度非常值得点赞,倘若最基本的参与权都无法做到均分,所谓的“平等与和平”只能是自欺欺人的妄言,所谓的“全国和平大会”也只不过是一场政治秀。


    昂山素季动用其超级人脉邀请国际名流来为21世纪彬弄大会吹风和站台,会前请中国动员缅北武装参会,会上请来潘基文亮相并致辞。8月30日在与潘基文联合举办的媒体见面会上,昂山素季再次表态:“会努力争取让所有民族武装参加大会”,但特别追加了一句“至于能不能参加主要取决于当事人。”这显然是有意将不能参加21世纪彬弄会议的主要责任推给三家武装组织。近日缅媒也开始在这方面作文章,当局似乎不仅要剥夺果敢等三家武装组织的参会权利,甚至还要利用媒体在道义上把这三家给狠狠踢爬下,并准备把“破坏和平”这顶帽子扣到三组织头上。


    有媒体爆料,受西方教育成长的昂山素季喜欢邀请国际知名的洋博士和组织做顾问,这些“会念经的外来和尚”能否念好缅甸这本穿插着无数民族文本的“经”,笔者保留怀疑态度。

    8月下旬,缅军分别与克钦军、德昂军、北掸邦军、同盟军在不同地区发生不同规模的战斗,按缅甸“惯例”这是政治会谈的“前奏”。每一次会前会后,似乎没有几声来自战场的枪炮声不足以表达对和平大会的重视。然而,缅军方可以接受正在与之发生激战的克钦独立军参与和平大会,却无法接受1989年为缅甸开创二十年和平戴有首功的同盟军,以及武装实力相对弱小的若开军和德昂军。其中的关键点是缅军在果敢之战中伤亡惨重,承认同盟军及其盟军敏昂莱等军头无法向数十万缅军官兵交待。另外,即便民族和解属于大趋势,缅军任性逆势而行的真正目的不外乎欲为其继续攻打这些民族武装留下完美借口。


    缅方一直把中方看做是缅北武装问题的麻烦制造者,每当缅北武装冲突激化缅军就会把怨气和怒气发到中共身上。而对于这一点,中方也非常清楚。因此,中方支持缅甸和平进程最主要的动因还是想要为自己正名。众所周知缅南武装数量并不比缅北少,但是缅方对缅南武装对待缅北华裔元素武装却截然不同。可见,缅方对缅北华裔元素武装的成见早已浓得化不开。在缅方的恩仇簿里,中方的仇大于恩,并且被反复宣扬和夸大。一个不能忘记仇恨的民族等待他的未来只有战争。


    众所周知,是缅军人集团一手策划果敢88事件才导致缅甸平息了二十年的全国内战风云再起,因此,缅军头执拗地要将同盟军排除在外,显然是为了掩盖其88事件的严重决策失误,并将发生在本国的民族武装革命战争对国民扭曲性地宣传成侵略战。


    21世纪彬弄大会有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现象,就是——受到邀请的拿嘎民族武装(NSCN-K)没有参加大会;反之,希望参加,准备参加的果敢等三联盟却没有受到邀请。拿嘎的历来态度表明拿这支民族武装本就没有把缅甸政府放在眼里,也从不稀罕加入什么缅甸联邦。而果敢却自从1947年签署彬弄协议以来就反复明确表示愿意成为缅甸联邦国家的一员,不搞独立、不分裂。然而,果敢民族武装(MNDAA)却在2015年2月被缅军当作外来侵略者决心予以消灭,至今也不愿与同盟军进行政治对话。可见,缅军对果敢的偏见绝不是一般的偏。


    综上所述,刻意排除果敢联军等三个民族武装组参加和平大会,仅仅就是民盟政府与缅军人利益集团在理念和权力博弈上主导和平进程的新政府惨败于军方。


    8月31日,在开幕大会的致词中,昂山素季和敏昂莱双双强调NCA全国停火协议的重要性。敏昂莱重视NCA不足为奇,但昂山素季说:“之后的政治对话要以NCA为基础举行。”就非常值得玩味了,这无异是透露了缅军人利益集团把昂山给彻底说服了,在对待民地武的策略上他们最终达成了高度共识,同时,也表明在处理民族武装问题上昂山拿不出更好的政策和办法。可是,这个“以NCA为基础”的原则一出必然会给21世纪彬弄会议制造麻烦,一直拒签NCA的佤邦、勐拉和UNFC成员七家组织如果不签NAC则无参加下一次会议的必要,如果想要继续参加就必需先把NCA给签了。因此,下一次会期众多民地武或因拒签而抵制大会,或因签署NCA而搞得内部和联盟关系破裂。


    总体而言,21世纪彬弄会议开启了缅甸久违的和平进程,昂山素季为和平所付出的努力也非常值得崇敬。但这是个不知牛年马月才能圆满闭幕的大会,主办方对闭幕日期丝毫不再掌控范围之内。因此,或许会不了了之,或许会断断续续开个十年八载。据悉有些参会组织连发言讨论的权利都没有,不知这些前去打酱油的参会者内心是何感受?因此,不排除有些组织中途退场的可能。没有人能担保素妈妈的“和平进程”不会沦为“烂尾工程”。

    2

关注我们

    关注美颂中文网,体验美颂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