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民族团结的见证——民族团结誓词碑

    浏览量:556


    “新中国民族团结第一碑”、“新中国民族工作第一碑”。2006525日,民族团结誓词碑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民族团结誓词碑碑体全文:“民族团结誓词,我们二十六种民族的代表,代表全普洱区各族同胞,慎重地于此举行了剽牛,喝了咒水,从此我们一心一德,团结到底,在中国共 产 党的领导下,誓为建设平等自由幸福的大家庭而奋斗!此誓”。签名者是傣族、拉祜族、基诺族、哈尼族、回族、僳僳族、佤族、汉族、白族等各族各界代表人士48人。最后落款是“普洱区第一届兄弟民族代表会议”,建碑日期“公元一九五一年元旦”。


        “誓词碑”石高142厘米、宽66厘米、厚12厘米,碑文为楷书横行阴刻。

        建国初期,普洱专区共辖15个县(即现在的普洱市行政辖区、西双版纳州行政辖区及临沧市沧源县),分为内七县:景东、镇沅、景谷、思茅、六顺(1953年撤消六顺并入思茅)、墨江、宁洱,和外八县:车里(现西双版纳州景洪市)、佛海(现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南峤(现勐海县勐遮一带)、镇越(现西双版纳州勐腊县)、江城、澜沧(包括现在澜沧、西盟、孟连三个县)、宁江(现澜沧县东部和勐海县勐往区)、沧源(1953年划归临沧)。人口120万左右,面积7万多平方公里,居住着哈尼、彝、拉祜、佤、回、傣、布朗、苗、瑶、壮、基诺、傈僳、汉等民族。外八县直接与越南、老挝、缅甸三国接壤,国境线1400多公里,是西南边疆国防前线。


        1949129日云南和平解放。但少部分边远地区,解放军部队尚未到达,政权工作还未进入。这些地区的佤、拉祜、傣、哈尼、布朗、傈僳、苗、瑶等少数民族跨境而居,与境外民族同族同宗,经济、宗教、婚姻、生产生活关系十分密切,边民常出入国境,互市、通婚、探亲访友,进行宗教活动。由于长期以来处于封建割据,各民族经济社会发展极不平衡,加之历史上各级统治阶级的压迫剥削,各民族特别是少数民族与汉族隔阂很深,少数民族中较先进民族和山区其他民族也有隔阂,民族内部和部落之间也有矛盾,有的地方还经常发生仇杀械斗。各族土司头人,既是民族统治者,又是民族和部落争斗的领头人物。在许多边远少数民族地区,土司制度仍然起作用,即使在建立政权的地区,头人在民族中的影响依然很大。还有帝国主义利用办基督教进行文化侵略和奴化教育,传播崇美思想。逃到境外的国民党残匪也不断派遣特务和武装残匪内外勾结,窜扰边境。这些情况,反映了当时普洱专区边疆民族的复杂性和特殊性。同时也说明,解放初期的思普边疆,对敌斗争十分艰巨。

        解放初期边疆工作有三项任务:清匪肃特、巩固边疆、民族工作。核心是民族工作。民族工作做好了,民族团结加强了,国防才有巩固的基础。因此,当时边疆民族地区党政军的工作重心,始终是放在民族工作上。坚决贯彻中央在边疆民族地区“慎重稳进”的方针。在敌我矛盾、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交错复杂的情况下,首先抓加强民族团结,争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扩大反美反蒋爱国民族统一战线,连续取得了对敌斗争的胜利。随之相继建立了专、县人民政权。


        119507月至8月,西南军区组织少数民族赴京观礼团,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周年庆祝活动

        中共普洱地委、专员公署根据上级通知,为增进边疆各民族对祖国了解,消除民族隔阂,增强民族团结,积极动员区内各少数民族推荐代表组成观礼团,参加北京国庆盛典。

        由于刚解放,当时还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各少数民族对党的方针政策不了解,国民党残部力量还聚集在边境一带,造谣破坏;二是由于千百年来封建统治这造成民族隔阂还未消除,很多民族上层人士心存疑虑,不敢离开自己统治的地方。在动员工作中,有的民族上层人士因思想有顾虑,不愿参加,有的佤族群众甚至提出要押人质才让头人去。

        澜沧县竹塘区区长龚国清和刘有兴去做地处中缅边境的西盟邦箐佤族头人拉勐的工作时,拉勐怀疑政府是用调虎离山之计算计他,便以佤族人不出远门为由拒绝。龚国清和刘有兴多次上门开导,拉勐最后才松口说:“要我去可以,但要答应3个条件:一是刘有兴要陪同一起去;二是龚国清要用自己的一个儿子作为人质抵押;三是时间最多4个月,还要1000斤盐巴、100件土布”。

        尽管那时佤族地区还盛行砍人头祭祀的习俗,用儿子作人质非常危险,但龚国清为了完成好党的任务,还是答应了拉勐的条件。这样,拉勐终于答应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经过反复宣传动员,总算有部分少数民族上层人士被说服,走出家门,走出深山。但还有少数头人自己不敢去,而是派自己的子女、亲属或亲信去。这样,在赴京代表中,由子女代父的有6人,由侄代叔、伯的2人,由弟代兄的1人,由亲信代表的1人。


        通过反复动员、保证、押人质、做工作,终于在8月动员了34名民族头人及其代表,走出普洱边疆到了首都北京,参加国庆周年观礼。在全国七个代表团中,在西南局代表中,云南省代表最多,53人,占全省代表人数的64.1%。可见,当时中央和西南局对普洱区边疆民族工作的重视。普洱区观礼团到达重庆时,受到了时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邓小平等党政军领导人的迎送和亲切接见。在北京参加国庆大典和参观学习期间,受到了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毛主席还亲笔为傣族代表俸郁清题词:“前进”;毛主席握着佤族头人拉勐的手说:“听说你们民族有砍人头祭谷地的习惯,可不可以不砍人头,改用猴头来代替?各民族要一律平等,和睦友爱,团结起来。”观礼团返回重庆时,拉勐等代表向邓小平同志讲述了毛主席的指示,邓小平同志高兴地说:“就按毛主席的指示办”。共产党、毛主席的极大关怀,使各民族代表深受感动和鼓舞,深感祖国大家庭的温暖。国庆观礼活动激发了各族代表爱国、爱党的热忱,为建立“民族团结誓词碑”奠定了思想基础。为此,观礼团代表按毛主席和邓小平同志的批示精神,以“会盟立誓,刻石铭碑”的形式表达各族人民团结到底的决心和意志,报答共产党、毛主席的关怀。


        2、普洱区第一届兄弟民族代表会议召开,会盟立誓,刻石为记

        19501226日,赴京观礼民族代表回到宁洱。当时,中共宁洱地委根据边疆实际,正确贯彻中央的民族政策,按照团结进步、团结生产、团结对敌的指导思想,在普洱专区所在地的宁洱,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普洱专区第一届兄弟民族代表会议”,来自全区15个县的二十六种兄弟民族(含支系)的头人、首领、酋长、代表及地方党政军领导代表共300余人,会聚一堂,共商民族团结大事。

        六天的会议,由中共宁洱地委、普洱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九师党政军领导主持。代表会议主席团成员由47人组成。党政军领导分别给大会题词。地委书记、39师政委张钧同志1227日向大会致开幕词。其会议的主要内容是:1、强调加强各族兄弟民族之间的团结;2、反对大汉族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消除民族隔阂;3、在共 产 党员和毛主席领导下,各民族团结起来,发展生产,多打粮食,改善生活,过好日子;4、提高警惕,严防美蒋间谍特务、残匪的破坏活动,保卫胜利果实,巩固国防。


        会上,赴京国庆观礼代表、车里宣慰司议事庭长、车里县副县长、傣族召存信,传达了北京国庆大典盛况和十月三日晚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在怀仁堂接见思普区民族代表的情况。会议用三天时间听报告和讨论。到会代表一致表示,要相信和拥护共 产 党、毛主席,要搞好民族团结,发展生产,保卫边疆。会议后两天酝酿讨论建立“民族团结誓词碑”的问题。地委书记张钧和专署领导在会上讲,要拥护共产党和毛主席,要讲民族大团结,特别是建立团结碑的事,要大家自愿的,不强迫,谁愿意的到时候就签名,碑就建在红场。大家一致赞同。建团结碑的事就定下来了。

        会议最后一天是剽牛仪式。按照佤族规矩,结盟发誓能否成功,还要看剽牛的结果如何而定。地委党政军领导十分尊重民族风俗习惯,认真执行党的民族政策,说话算数,取信于民,以心换心。于是在1951年元旦,在宁洱县红场召开了千人大会,举行隆重的剽牛签字仪式。仪式开始,地委党政军领导讲话,念誓词,随即杀了一只大红公鸡,把鸡血滴进酒碗里,党政军领导和各族头人、代表,轮流每人喝了一口鸡血酒,接着由西盟佤族头人拉勐剽牛。拉勐头人口念咒语,手持长剽又唱又跳,然后双手紧握剽子,举过头顶,用力向水牛右肋血仓处剽去,牛倒左方,牛头朝南,剽口朝上(剽口朝上表示吉利),拉勐头人和全体代表高兴极了。拉勐头人高兴得又笑又跳又唱,拍手在地上打滚说:“共产党毛主席领导定了,团结会搞好。”他爬起来后高喊:“毛主席万岁!共 产 党万岁!我们各民族齐心团结,世世代代跟共产党。”这时,会场上的傣族代表喊着:“水!水!”的欢呼声,全场群众也跟着喊:“水!水!”随后,主席台上的代表们就在原先摆好在桌子上的红纸上,用各民族自己的文字签了名字,不识字的请人作了代签。后来,按原样刻在石碑上,立下了普洱“民族团结誓词碑”。


        3、坚守誓词,付出热血与生命

        普洱专区第一次民族代表会议后,各县分别召开群众大会、头人会、区民族代表会。为了开辟尚未建立人民政权的西盟阿佤山民族工作,农历正月十五,澜沧中心县委到西盟召开了“团结开街剽牛大会,”各族群众在木鼓声中剽了牛,喝了咒水,并在山头上立了一块咒石,表示今后佤族、汉族在共 产 党的领导下,团结成一家人,像这块石头一样永不变心。参加赴京观礼团的各民族代表恪守誓言,用现身说法宣传民族政策,并用自身行动带领各族群众树立爱国思想,消除民族隔阂,甚至为此献出了热血和生命。

        西双版纳的召存信深明大义,为逃亡在外的原西双版纳宣慰司署代理宣慰使刀栋庭的回归祖国做出了积极贡献。

        澜沧县的岩火龙参加代表团是代替父亲——阿佤山中课头人岩顶。回来后,岩火龙积极到周围寨子宣传,告诉阿佤山人民要永远听毛主席的话。19515月,国民党李弥残部窜犯澜沧、沧源、耿马等县,想拉拢岩火龙,叫他去台湾参观,被严词拒绝。岩火龙的父亲惧怕敌人,敌人又逼他去参加土匪召开的会议。岩火龙规劝父亲说,强大的人民解放军一定会战胜帝国主义,消灭一切匪特,何必为他们殉葬?但一次次地劝告都无济于事。连自己的父亲都劝不过来,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关爱自己的各级领导呢?92日,岩火龙穿戴上毛主席送给他的毛呢衣服、帽子、皮鞋,盖上毛主席赠送的棉被,掏出手枪饮弹自尽,用19岁的年轻生命表达了对党的深切感情和团结对敌的决心。


        李保回到澜沧后,利用自己在当地群众中的威望,要求群众永远跟着共 产 党走,建设好祖国。19511月中旬,国民党残部侵占西盟,他来不及撤走,被敌人抓到,威胁他供出我方情况,逼他投降。被捆绑的李保大骂敌人:“我骄傲能活到71岁,能活到新中国民族平等的毛主席时代,我见到的毛主席和中央首长,只有他们热爱我们各民族,关心我们各民族,也只有毛主席、共 产 党会帮助我们各民族过好日子。我还看到我们国家的工厂,我们已经能造飞机、大炮和各种武器。我也看到了祖国强大的陆、海、空军,根本不怕帝国主义,你们算什么?你们瞧着吧。”凶残的敌人眼看威逼不成,残忍地把他杀害了。

        李扎迫虽年已80岁,但还经常佩带卡宾枪和弹带,保卫自己家乡。19516月,国民党残部窜入阿佤山,曾几次无耻威逼诱惑,都被他大骂拒绝。后来敌人9次进攻木嘎,他组织拉祜族民兵配合解放军将敌人击溃。10月,他去世时,病榻前还挂着毛主席像,惦记着抗美援朝的事。

        据统计,1950年至1952年剿匪斗争中,各族干部群众支持普洱边防区人民解放军部队,作战250余次,歼灭境内外残匪36股共1万多人,为祖国西南边陲国防稳定做出了重大贡献。

    【转载自YZ醉美东南亚】

    2

关注我们

    关注美颂中文网,体验美颂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