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我在密支那的那些经历

    浏览量:2194


    二战把这里几乎夷为平地,整个城市像一个大村庄。华人有钱但无地位,建了一所漂亮的全缅甸最大的华人中学却不叫中学,所有人都称之为孔庙……

    克钦邦:缅甸北部的一个自治邦,首府密支那。其东邻云南,北接西藏,西连印度。1960年前克钦邦大部分土地是中国领土,1960年以后划归缅甸,据说和麦克马洪线有关,据说和中缅友谊有关,据说和土地换和平有关,据说……克钦邦内主要民族是克钦族,也就是我们的景颇族。克钦族武装长时间以来和缅甸政府争斗不休,只是为了要更多的自治权。如今克钦邦的一些区域仍在克钦族武装部队的控制之下,因此在克钦邦旅游有些地方不允许外国人前往,例如缅北重镇八莫。克钦邦境内盛产玉石、黄金、柚木。首府密支那同时是缅甸铁路、公路、水路的北部终点。宗教信仰上,这里也是缅甸一个特殊的区域,欧洲的传教士们在这里打开了一扇门,基督教已成为了很多克钦人的信仰。


    到达密支那,在“YMCA”休息了一会儿,看时间尚早我便到街上转。在这座因二战而闻名于世的城市几乎看不到高大的建筑,整座城市就像一个大村庄。据说二战时中国远征军和日本人在这里有过激烈的巷战,当时为了防日本人的狙击手,远征军和盟军炸毁了城内的所有建筑和掩体。如今火车站前的一条路几乎就是密支那的全部,从这条路到伊洛瓦底江边不过三四百米,那里是另一条纵贯全城的公路。

    从“YMCA”向江边走,穿过火车站前的马路,不足五百米我看到了一些网友推荐的“双龙宾馆”。吧台小伙子,也是宾馆老板的儿子,操着广东味的普通话耐心的回答我一个又一个问题,当我问到有些敏感的话题时,他说:“您去新村吧,离这里也就20分钟的路程,到哪里你就都明白了。”同时小伙子给我写下了缅文地址。


    AYE SEDHI QR.恩色地,密支那华人叫他新村。二战时这里是华人难民集中营,保护他们的就是远征军。

    1000缅币,一辆摩托车把我送到了新村。缅甸人问我:“新村到了,你要去哪里呢?”我说:“随便哪里都行。”于是我们停在了一家门前,门口有两个男人在聊天。

    付了车费,我走过去和两个华人搭讪,见还算投缘,我说:“我请你们喝茶吧?”年轻人的汉语讲得不好,年纪大些的笑着说:“不用,还是在我家喝茶吧。”话没说完,就走进客厅给我泡茶。他说他姓钏(我还真没听过这个姓),住在仰光,这次回来是给母亲办丧事。正说着一个女人进来了,钏先生马上介绍说:“这是我大嫂,我大哥姓张,是这里的名人。”见我疑惑,便笑着说:“我亲生父母也住在新村,小时因家境贫寒,就把我交给了大哥的父母养着。如今我们就是亲兄弟。”我问钏先生远征军的问题时,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先带你去我们华人的孔庙,一会等大哥回来还是让他给你讲吧。”


    穿过新村的几条街,几分钟后钏先生把我带到了孔庙,到了那里我才知道,钏先生说的孔庙其实是一所高中,他说密支那的这所中学是全缅甸最大的华人高中。我仍疑惑,为什么不叫高中叫孔庙呢?

    再次来到张大哥家,张大哥刚好回来,一个高大魁梧的汉子,见他风尘仆仆的样子,我问:“您刚才在做什么呢?”大哥说:“我刚从工地回来,我们密支那的华人要在新村修一座远征军的纪念碑。”以后的聊天,张大哥便成了主角,我不停的问,而钏先生已基本不再插话,显然他对大哥极其尊重。

    张大哥已是第四代华侨,他的先祖是满清进士,奉旨来缅甸与缅王通商,后代即留在了缅甸,他说其实当时是留在了边境。如今他的家族中不是书生便是商人,他的几个孩子有在美国的、有在台湾的,最小的女儿就在密支那经营着一家云南箱包店(?)他女儿说每天可销售600美元,利润在120美元左右,那可是许多缅甸人两个月的收入呀!怪不得他女儿说,哪也不去,就在密支那。


    六十出头的张大哥对经济、政治颇感兴趣,他家的电视可接收世界各地的电视节目。他说习总的“中国梦”令他激动不已。他说到兴起时竟然也感染了我,我在想,漂泊在外的华人是多么希望有个强盛的祖国呀!

    当然,我更关心远征军,可当我问起远征军墓地时,他沉思了片刻,然后说道:“哪里还有什么墓地呀?”“其实我们也闹不清为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抗战胜利后,一些没来及回国参加内战的远征军自此就成了孤儿。大约1949年前后他们就不可能再回国或是去台湾了,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已经什么也不是了。后来缅甸人清理在缅甸的中国军人,但又打不过他们,于是便拿远征军的墓地出气,很快在缅甸的远征军墓地全部被掘。当然,缅甸人的行为也得到了当时国内执政者的默许。”张大哥接着说道。我问:“听说有个纪念碑呀?”“是,那是今年我们密支那的华人在自己的墓地中建的一个纪念碑,明天你可以去看看。等到我们新村的纪念碑建好后就好了。”说这话时,张大哥的眼神中有些期待、有些自豪、似乎还有些酸楚……


    临别时,张大哥特意用缅文给我写下了华人墓地的地址以及日本人招魂碑的地址。

    不知不觉,我和张大哥已聊了2个小时,天完全黑了下来。在钏先生送我回旅舍的路上,看着漆黑的街道,我问钏先生:“没有路灯吗?”他说:“密支那没有公共照明,家家户户的都是自己发电。本来中国人在密支那帮助缅甸人在建发电厂,可投入几个亿后被友好的缅甸政府叫停了,理由是欧洲人说:污染严重。”


    第二天,当我拜祭完远征军后再次来到新村,这次我是为了去孔庙转转,因为昨天钏先生带我来孔庙时,学校已经关了门。这座由台湾人扩建的学校其实已存在了近八十年,以前真是座孔庙,为数不多的密支那华人子弟在这里读书。扩建时以学校的名义报批未得缅甸政府批准,只得还说是扩建孔庙。读台湾教材,以前学生们学繁体字,如今学校的一些老师来自云南,孩子们更喜欢简化字。久而久之,校方也就认可了简化字。我想两岸共育海外华人子弟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吗?

    在操场上玩耍的孩子们听说我来自中国大陆,聚过来兴致勃勃的和我聊天,他们都以在全缅最大的华人学校学习感到自豪。孩子毕业后参加高考,他们的愿望是能考上台湾的大学,每年总会有一些密支那的华侨子弟赴台读书。孩子们说近几年昆明的几所大学也开始在这里招生,他们更希望在昆明读书,因为毕竟云南是很多在密支那华人的老家……


    其实,新村就在密支那城内,孔庙在新村中,可当我走出孔庙在周边闲逛时看到的情景真的没有城市的影子,那应该就是村庄。

    【文章来源:红军哥哥新浪博客】

    4

关注我们

    关注美颂中文网,体验美颂传统文化